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659章 送死

第659章 送死
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李家軍的慣例,今天的前敵總指揮官,由本月輪值的楊烈擔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穩穩的坐在“血殺”的背上,仔細的觀察了一番營州城頭的混亂狀況之后,順便將手里的單筒望遠鏡,往后一送,遞到了竹娘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契丹人慌了。”李中易扭了扭腰,活動了一下身軀,含笑作了點評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瀟咧嘴一笑,說:“爺,如果咱們凌晨時分,趁虛摸過來,眼前的這座營州城,早已是咱們的囊中之物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瀟松啊,我反復告訴過你,不要計較一城一地之得失。”李中易長長的呼出一口濁氣,“為了戰略形勢,該舍棄的東西,必須舍棄,絕對不能因小失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和地勢險要的榆關相比,營州周圍皆是平原,我軍很難嚴密封鎖消息。”李中易凝視著李云瀟,極富有耐心的解釋說,“我軍偷襲得手,取了榆關后,四下里的要道全都控制住了。知道是咱們爆*破作業的契丹人,不僅少,而且很難在短時間內,將消息傳回幽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一旦我軍十分迅速的拿下了營州城,勢必會驚動幽州城內的漢奸和契丹人。”李中易從李云瀟身上收回視線,仰面嘆了口氣,“契丹人其實并不可怕,最可恨的還是那些飽讀圣賢之書,精通歷史典故的漢奸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瀟跟隨在李中易身邊的時候,實在很久,他心里異常明白,李中易看似云淡風輕,其實已經起了殺心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李家軍中,只要跟著李中易超過兩年以上的老熟人,幾乎都知道李大帥的脾氣。

        熱茶尚溫,十步之內令賊子濺血,含笑殺人,這一直是李中易的“好習慣”。

        大人物,自有大人物的尊嚴和脾性,對于見慣了生死的李中易來說,殺一人,救億萬中原大漢子民,這筆帳無論怎么算,都算得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當肅殺之氣咄咄逼人的李家軍方陣,完整的出現在耶律齊單面前的時候,他不禁倒吸了一口涼氣,這支全是步軍的南蠻子軍隊,即使在行進過程中,也依然保持著齊整的隊形。

        只見,李家軍的方陣,左看一條線,右看還是一條線,仿佛城中的南蠻子小販,用小刀切過的豆腐一般,看不出絲毫斧鑿的痕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耶律齊單長長的嘆了口氣,他也是帶兵多年的宿將,一直敏銳的直覺告訴他,兵少將寡的營州城,很可能就是他的葬身之所。

        耶律齊單觀察得很仔細,南蠻子的方陣最靠前的一排士兵,剛好位于契丹神射手的最遠打擊距離以外,十丈之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耶律齊單有心利用契丹人善射的優勢,暗中集結了幾十名神射手,打算抽冷子當場射殺一批南蠻子士兵,給個大大的下馬威,打擊打擊南蠻子的氣勢和士氣。

        誰曾想,南蠻子軍隊的統帥,竟然精明似狐,沒有露出可資利用的任何破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耶律齊單有些舉棋不定的時候,城下的李家軍方陣之中,突然暴出整齊的吶喊聲,“膽小如鼠的契丹人,可敢出城受死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且不提耶律齊單的反應,李中易聽了將士們的呼喊聲后,不由頻頻點頭,說:“楊白行,每天都在進步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瀟剛想接腔,卻被竹娘搶了先,她好奇的問李中易:“爺,這么簡單的激將法,只要契丹人不是傻子,絕對不敢出城找死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解釋說:“兩軍交戰,除了硬實力之外,氣勢其實也很重要。云瀟,你說說看,楊白行為啥要這么干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瀟朝著竹娘拱了拱手,笑道:“以前,都是契丹人南下打咱們中國的草谷,這般狗強盜何嘗見識過,像咱們大帥這般,牛氣沖天的頂尖英雄?”

        竹娘抿唇輕聲笑了,李云瀟這個壞家伙,馬屁功夫越拍越順溜,連眼睛都不帶眨的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倒是挺受用李云瀟小意的馬屁話,近百年以來,敢于且有實力殺進契丹人腹地的中原將帥,舍他李無咎其誰?

        不僅如此,李中易率軍正面擊敗四萬契丹主力部隊的顯赫戰功,絕對是獨步天下,令整個中原漢人集體振奮的,具有劃時代意義的大事件!

        “唉……”耶律齊單回首看了眼,他身后稀稀疏疏的守城官兵,以及臨時抓來充數的牧民和漢人壯丁,他不由仰天長嘆了一聲,眾寡實在懸殊啊。

        身邊的牙將,聽見耶律齊單的嘆息聲,主動湊到他的身旁,小聲說:“總管,南蠻子一向懦弱無能,咱們不如趁其立足未穩之時,殺他個措手不及?”

        耶律齊單沒好氣的瞪著他的心腹牙將,冷冷的反問:“蠢才,你覺得我城中的這兩千余兵馬,比應天太后一手拉扯起來的屬珊軍,勇猛十倍以上?”

        牙將雖然官職比較低,卻也是跟在耶律齊單身旁時間很久的老人了,他自然聽說過屬珊軍被水淹得幾乎全軍覆沒的大悲劇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牙將卻不清楚,契丹人的中路軍已經完敗的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總管,我大契丹勇士,對付南蠻子向來是以一敵十,甚至是二十,有啥可怕的?”牙將的氣勢明顯比剛才弱了許多。

        耶律齊單冷冷的說:“你跟著我南下打草谷的時候,何曾正面沖擊南蠻子的軍陣?”

        牙將其實心里很明白,南蠻子的軍隊,進攻的速度慢,即使打勝了,也絕對追不上契丹國的勇士,也就無法擴大戰果。

        與之相反,南蠻子因為后勤不濟,吃不飽飯,軍心惶惶撤退的時候,再無嚴整的軍陣保護,這個時候也就是契丹人趁勢掩殺,砍瓜切菜之時。

        從秦朝的蒙恬戍守北疆開始,草原上的民族,口口相傳:千萬不要硬闖南面漢人的步軍大陣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城下的李家軍的謾罵聲,越來越大,以至于,牙將恨得牙癢,卻只能干瞪眼。

        耶律齊單冷笑道:“區區小伎倆而已,不足掛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牙將也知道,現在帶兵出城進攻李家軍如此嚴密的軍陣,簡直就是白白送死!

        PS:回家晚了,兄弟們先看著,凌晨還有更,爭取爆發一下,順便求幾張月票的鼓勵!(未完待續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1904589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