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669章 狠辣

第669章 狠辣


        那名大漢猶豫了一下,小聲說:“小人只是路邊過此地而已,并無親屬或是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子光冷冷一笑,仿佛捉住了碩鼠的靈貓一般,舔了舔唇角,語言平淡的詢問這個大漢:“吾觀你的額前,嘿嘿,滿是長期戴著戰盔的印痕,試問,汝作何解釋?”

        這名大漢做夢都沒有料到,眼前的南蠻子將軍,竟然一眼看破了他的行藏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子光見大漢默然不語,當即二話不說,便吩咐身旁的憲兵:“將此賊拖下去,砍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尉饒命,太尉饒命啊……唔……”這名大漢凄涼的呼救聲,嘎然而止,令人側目膽寒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捂緊嘴巴的大漢,被憲兵們拖到一旁,一人拽緊他的頭發,兩人挾持住他的雙肩,專業執法的憲兵,舉起手里的厚重鬼頭刀,猛的向下一揮,只見,一顆面目猙獰的首級,掉落進刺目驚心的血泊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說李中易有時候也會心硬如鐵,那么,左子光心狠手毒的程度,更甚十倍不止!

        當著眾人的面,左子光含笑殺人的狠辣,眨眼間,便將大營內男丁俘虜們,徹底的震懾住了!

        在左子光的安排之下,清查工作十分順利的展開,第一步,便是將親屬們集中到一起,確定他們的住處以及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子光心里非常明白,在營州這座小城的大宅,居然出現了傳國玉璽的蹤影,顯然,宅子里不可能真的無主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左子光采取的是,李中易傳授過的縮小目標法,先以家庭為單位,將一家人和單獨的可疑分子甄別出來,并且確定住址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大的工夫,第一批家庭成員被順利的登記造冊,左子光吩咐下去,讓軍法官隨便領了一家人到他的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家族姓何,顯然是歸附于契丹人的漢民,左子光指著這個何姓家族之中,最年輕的成員,信口問道:“你就是何天健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太尉的話,小的就是何天健。”年輕人沒見過多少世面,早已嚇得嘴唇發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平日里住哪個院子?哪個廂房?”左子光仿佛沒事人一樣,陪著何天健拉家常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天健顫聲回答說:“小人住在東院的西廂房。”兩腿抖個不停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子光的目光何等銳利,他將何天健的表現,看在眼里,記在心頭,卻不動聲色的問:“你房中有些什么擺設?床榻的方位如何?可有書桌?書桌上都有何物?”

        左子光的問題,看似沒啥,實際上,全是與何天健日常生活息息相關的細枝微節。

        作為李中易悉心教育出來的職業軍法官,左子光盤問的時候,最喜歡從日常的生活入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曾經說過,魔鬼永遠藏于細節之中,擁有豐富訊問經驗的左子光,對此深以為然。

        正如左子光所料,他所問的細節,何天健連半個都回答不上來,顯然其中必定有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來人,將這一家人都拖下去。”左子光把手一揮,淡淡的吩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何天健顯然誤會了,剛才,左子光也是這么輕描淡寫的揮了揮手,就結果了那名大漢的性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太尉饒命,小人愿招,小人愿招……”何天健完全經不起左子光的詐術,整個人當即崩潰了,語無倫次的開始招供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子光一邊仔細的傾聽,一邊面帶微笑,敢情,這小子是專門拐騙或購買漢女,賣到契丹境內的人口販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對于這種吃里扒外的狗東西,左子光一向沒有好感,他只是吩咐下去,暫時看押起來,歸入細作一類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左子光集中稟報了李中易之后,等著何天健這伙人口販子的結果,只可能是掉腦袋!

        俘虜多,但是,軍法官、憲兵也不少,短短的五個時辰內,家庭甄別工作,暫時告一段落。

        結果出爐之后,也正如左子光所料,藏有重寶的大宅,依然無人出面認領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左子光壓根就不急,時間還充裕得很,而且,他敢斷言,大宅的主人必定就在眼前這堆人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來人,將這些有家有口的,都堵上嘴巴,帶去他們各自的宅院。”左子光下令的同時,做了補充說明,“務必讓他們在進屋之前,說清楚室內的擺設,凡是答不上來的賊子,都重新帶回我這里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如果,李中易就在現場,一定會夸贊說:左將明實在是老子的好弟子!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在左子光精心的安排下,大營中的男丁俘虜們,分批次的被軍法官帶去城中,讓他們各自辨認自己的住處。

        私下里,左子光叮囑自己的老部下們,“即使他們找到了自己的住處,還須盤問他們家主的實際住處,以及……”他刻意壓低聲音,顯示出對此舉的重視。

        左子光這邊的甄別工作,有條不紊的進行著,李中易則閑坐在營州總管府的二堂里,由廖山河、劉賀揚等人陪著,一邊喝茶一邊閑聊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,李中易有先見之明,提前下達了封異常狠辣的封口令,以至于,在場的心腹重將們,除了李云瀟灑之外,再無一人知道,代表合法國祚傳承的傳國玉璽,已經落入李中易的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要命的傳國玉璽之外,此次抄家的巨大收獲,李中易倒也沒有瞞著心腹重將們,他把清單拿出來,讓大家傳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的小乖乖呀,嘖嘖……”廖山河搓著手,笑逐顏開的嚷嚷道,“爺,咱們發大財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廖山河這個憨貨,個性極類毛太祖的愛將——許大和尚。

        廖山河的性格,看似大大咧咧,嘴上也沒個把門的,實際上,正應了那句老典故:呂端大事不糊涂!

        劉賀揚一直和廖山河不太對付,他最見不得老廖同志的張揚,當即反駁說:“這些寶貝都是不能分的稀世珍品,應該算作是爺的私藏,啥時候變成了你老廖的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廖山河瞪起牛眼,怒道:“當然是爺的東西,只不過,我若是找爺借來把玩幾天,難道也不成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既好氣又好笑,廖山河剛才顯然不是這個意思,只不過是為了和劉賀揚頂牛,故意硬拗了這么一個蹩腳的理由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劉賀揚冷冷一笑,譏諷道:“借來玩兒?萬一摔壞了,你賠得起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廖山河摸了把大胡子,嘿嘿一笑,說:“你放心好了,絕無摔壞的可能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一邊品著茶湯,一邊似笑非笑的欣賞著,兩位大將之間的斗嘴。

        抬杠,在某些時候,不過是向李中易表明私下里不黨的立場,賴以自保的手段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對于劉、廖二人樂此不疲的玩法,大多數情況,都覺得有些無聊,也很無奈。

        在任何一個組織之中,心腹重將們和主君的所有目標,都保持完全一致,這顯然是件不可能做到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一直清楚的記得,毛太祖曾經說過:黨內無派,千奇百怪!

        在李家軍的發展歷程中,很自然的形成了河池鄉軍派,京城禁軍派,西北靈州派,黨項派以及李中易的近臣派。

        身為主君,李中易除了謀劃戰略之外,最重要的一個本職工作,其實是:平衡各個派系的勢力,毋使某一派獨大。

        柴榮如此信任趙老二,可是他的尸骨未寒,江山社稷便被趙老二伙同義社的幾個兄弟們,一起給篡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趙老二雖然沒有當場宰了小皇帝,可是,柴宗訓二十歲那年,卻突然暴病身亡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即使沒有任何證據,也有充足的理由相信,趙老三一定在其中扮演了,頗為見不得人的陰暗角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的用人觀,一直是疑人要用,并且,從不依賴于虛無縹緲的所謂兄弟感情,而是靠著嚴格細致的各種規矩,以及適當分利體系,控制住部下們的勢力,不至于發展到尾大不掉的惡劣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主君和臣下的關系,如果處理得不好,沒有必要的限制,就很可能反目成仇,甚至發展到血流成河的慘烈地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朱重八大肆屠殺功臣的殘忍手段,李中易從來就沒考慮過。帝王之術,其實萬變不離其宗,核心就在于兵權誰屬?

        從軍政、軍令和后勤分離的角度出發,限制住部下們的兵權,便可從根子上解決掉,野心家們反噬的悲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咳,竹娘親手泡的茶湯不好喝么?”李中易實在看不下去了,索性借題發揮,有心敲打一下廖、劉二將。

        表面上的形式主義,不說完全沒必要,至少,不要老是玩同一種花樣吧?

        總是這么個搞法,即使廖、劉二人不累,李中易這個看客,也早就瞧膩了!

        也許是察覺到李中易的不悅,廖山河咧嘴一笑,涎著臉說:“爺,這么多好寶貝,您就隨便借一件給末將玩兒幾日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劉賀揚見了廖山河的無賴模樣,心下不由暗暗一嘆,軍中的大將之中,就數廖山河的臉皮最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淡淡一笑,說:“有些東西,非人臣所應持有,理應獻給朝廷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云瀟起初覺得有些不忿,仔細一琢磨,他忽然開了竅。李中易常常掛在嘴邊的一句話,便是欲擒故縱,欲取先予。

        反正,東西都藏在宮里,只要時機一到,將來還不全是李中易的私藏品么?

        PS:至少還有一更,厚著臉皮求幾張月票鼓勵下,多謝了!(未完待續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334473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