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670章 敵我之辨

第670章 敵我之辨


        找老部下們來侃侃大山,擺一擺龍門陣,一直是李中易和大家交流感情的一種貼心安排。

        從某種意義上來說,其性質類似于李中易以前當副院長時,經常和下級干部們召開座談會一樣。

        其目的有二,其一是拉近和部下們的關系,告訴大家,他李某人從沒忘記任何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其二是,及時掌握部下們的想法,讓他們敢說話,而且有暢通的說話渠道,不至于造成難以挽回的誤會。

        喝著熱茶,吃著點心,隨心所欲的閑聊一通,這種看似不起眼,也幾乎沒啥開銷的溝通方式,實際上,一直默默的起著溝通的橋梁作用,并且十分高效。

        站在將心比心的角度,李中易當副院長的時候,除了高收入之外,更看重的其實是老首長不經意的夸獎他:醫術高明,服務質量很棒。

        人,不是機器,情感方面的需求,在某些時候,遠遠大過金錢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軍自從軍興以來,戰場上的繳獲物資,除了必要的交公部分之外,剩余的很大一部分,都分配給了官兵們。

        錢是王八蛋,沒錢萬萬不能,可是,當財富積累到一定的數量,也就變成了數字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換位思考一下,就連李家軍的普通士兵都明顯富裕了,更何況,統兵大將們呢?

        至少,廖山河和劉賀揚二人,敢于當著李中易的面,唱一曲雙簧的戲碼,這也就從側面反證了一件事:溝通十分暢通,關系非常親密。

        否則的話,誰會冒著被主君猜忌的風險,樂此不疲的玩同樣的小游戲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爺,咱們把城里的糧食都搶光了,餓死契丹狗倒是小事,咱們同族的……”廖山河憋了很久,終于趁著李中易飲茶的當口,實在忍不住問出了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放下手里的茶盞,微微一笑,說:“曉達,契丹人懾于我軍聲威,不敢言戰,落荒而逃之后,你視為同族的人們,可有主動迎接我北伐之王師者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這倒沒有,家家戶戶都關著門……就和防賊一般……”廖山河有些尷尬的摸了摸碩大的腦袋,契丹人雖然被打跑了,可是,契丹國治下的漢民老百姓,好象并不怎么歡迎大周的北伐軍?

        “嗯,曉達你說的一點沒錯,彼輩確實視我軍如同流寇一般。”李中易輕聲一嘆,耐心的解釋說,“幽燕之地,喪于契丹人之手,已近三十載。說句大實話,契丹人為了籠絡住轄境內的漢民,其所收取的農稅,確實比我中國輕得多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契丹人平日所食,主要是牛羊,只是在遭災的時候,需要幽燕的糧食救濟罷了,所以,契丹國有條件只收取很少的農稅。”李中易小飲一口茶湯,晃了晃腦袋,此時此刻,他竟然頗有些懷念以前手夾一支煙,吞云吐霧的美妙感覺,“反觀我中國,人多耕地少,牛羊皆少,只能以糧食為主。無論是達官貴人,還是尋常老百姓,都需要從田地里面刨食。咳,田地永遠是有限的。一旦有個風吹草動,或是遭了天災,窮人之家就只能賣地求生,甚至是出賣兒女,給富人家為奴,只為了三個字:活下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知道你們注意到了一個規律沒有,在我中國,但凡出現天災或是人禍之后,總有權貴或是大戶人家,會大肆出手趁低兼并窮人家的土地。”李中易輕聲一嘆,“這還是合法的土地買賣。至于,權貴們利用權勢,巧取豪奪的惡劣行徑,更是比比皆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爺,末將明白了。契丹國收的農稅輕,即使是咱們同族的子民,處于利益方面的考慮,也不見得歡迎王師北伐。”李中易深入淺出的介紹,讓廖山河茅塞頓開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唐末以來,就有好男不當軍漢的民間諺語,賊配軍,一直是老百姓口口相傳的罵語。

        廖山河在跟隨李中易之前,其實是個典型的半文盲軍將,他只知道刀口舔血,馬上取功名,哪里又知道這么許多經濟原理?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李中易把話說透之后,在總管府二堂之中的所有人,全都明白了一件事:已經被契丹人馴服了的所謂同族子民,很可能視北伐的王師為寇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諸位,你們且聽仔細了,我不是假仁假義的宋襄公,更不可能做沽名釣譽、養虎遺患的西楚霸王。在我的身后,不僅有你們、你們的部下以及大家的父母妻兒需要悉心的照應,更有千千萬萬的大漢子民,需要更多更大的生存之地。所以,在敵國境內,該怎么搶就怎么搶,一切依照軍令行事。”李中易冷冷的掃視了四周一圈,突然厲聲喝道,“本帥奉勸諸位一言:亦將余勇追窮寇,絕對不可同情心泛濫。須知,姑息養奸,便是資敵。至于,那些所謂的同族子民,怎么活下去,就讓契丹國的睡皇去操心吧!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。”在場的所有人,全都抱拳行禮,凜然遵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已經有言在先,不管心腹重將們如何理解,都必須不打折扣的執行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來人,去問一下左將明,城中的鐵匠、木匠、泥匠等各種匠人,可曾甄別清楚?”李中易發了狠之后,突然話鋒一轉,二堂內原本凜然肅殺的氣氛,稍有緩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劉賀揚主動湊到李中易身前,拱手問道:“爺,末將擔心一事,就怕朝廷里的文官們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聽得懂劉賀揚的弦外之音,他點點頭,反問劉賀揚:“洪光,就算是我什么事都不做,只要這支軍功顯赫的軍隊還在,你覺得朝廷的文官們,有可能放過我么?“

        劉賀揚仔細一想,還真是李中易說的這么個道理,匹夫無罪,懷璧其罪的道理,身為老京城土著的劉洪光,豈能不知?

        明眼人都知道一個鐵的事實,朝廷的文官集團以及符太后,都十分忌憚李家軍的存在!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廖山河猛一拍大腿,一驚一咋的嚷道:“爺,末將想明白了,絕不能讓咱們同族的鐵匠、木匠等匠人,繼續替契丹狗賣命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聽了此話,不禁微微一笑,他沒有看走眼,廖山河這個貌似粗漢的家伙,其實是個內秀的家伙,大事上面還真不糊涂。

        得了幽云十六州的契丹國,雖然叛亂一直不斷,可那只是契丹貴族內部的權力矛之爭,并未波及到以幽州為主的南京道。

        據李中易得到的密報,在短短的三十年內,契丹國的冶金及鐵器制造水平和工藝,有著突飛猛進的大發展。

        與之相對應的是,中原地區處于長年戰亂的境地,至今尚未統一,導致很多獨門的手工藝技術徹底失傳。

        時至今日,不客氣的說,除了李中易整頓過的三司胄案所屬的鐵器作坊之外,整個中原地區的冶金水平,已經遠遠的落后于契丹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針對產業落后,一般有兩種解決方法,其一是依靠戰爭去搶劫工匠和技術,其二是用厚利吸引工匠們南歸。

        二戰結束之后,主動發動戰爭的第三帝國,早就被炸成了一片廢墟。可是,美國和蘇聯,依然收獲頗豐:大量的工程師、技術員以及科學家,包括海量的先進生產設備,被他們或騙或抓,瓜分得干干凈凈。

        和這個時代的眾多軍閥,只知道搶糧食、搶地盤以及大肆擴充軍隊,有著明顯的不同,李中易這個擁有現代工業化意識的家伙,對于技術方面的人才,有著非同尋常的關注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竹娘,你去取一半的空白敕牒來,都派人去交給左將明。另外,告訴左子光,就說是我的吩咐,凡是愿意主動跟隨大軍南歸的工匠,除了賞陪戎副尉的出身之外,另賞百貫之安家費。”李中易此話才剛剛出口,立時震驚四座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唐末以后,軍閥混戰,導致綱常紊亂,舊有的秩序和倫理,已經被徹底打破,變成了有槍就是草頭王的暴力邏輯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公開授予卑賤的工匠以官職,依然是一件駭人聽聞的稀罕事!

        以前,李中易管轄三司胄案的時候,特別厚待工匠,也做過類似授官的事情。但是,在文官集團的嚴密封鎖之下,消息并未廣泛傳開,而且人數頗少。

        在場的心腹重將們,心里都非常清楚,此次李中易率軍北伐之前,朝廷按照慣例,預先發放了多達數百份的空白官誥或是敕牒。

        天子撫四民,也就是士農工商,這四種社會階層。除此之外,其余的階層,全都被歸入賤籍,其中自然也包括工匠在內。

        即使是在兵荒馬亂的時代,工匠階層,依然不受各地大小統治者的重視,往往視其為奴。

        官或紳,甚至是勾結官僚的大商人,都可以隨意的辱罵、毆打,甚至是殺死工匠,充其量賠點小錢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由此可見,工匠的地位,有多么的低微?

        “爺,此誠盤古開天以來的頭一遭啊!”廖山河的臉皮確實夠厚,公然大肆吹捧李中易,語不驚人誓不休。

        劉賀揚這個老京城人士,從小就在長輩們的熏陶之下,養成了極其瞧不上卑賤工匠的舊觀念,一時竟轉不過彎來。

        立下無數戰功的李家軍大將,他劉賀揚從今往后,居然要和賤匠們一起在李中易的帳下當差了,這究竟算怎么回事嘛?

        PS:今天有點時間,很可能萬字更新,繼續厚著臉皮求幾張月票的鼓勵,多謝了!(未完待續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361089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