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二十章 奸細(求推薦票)

第二十章 奸細(求推薦票)


        薛姨娘隨便找了個理由,支開了喜兒和瓶兒,然后問李中易:“芍藥那個賤婢,不如打發出去算了,留下來終究是個禍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說:“阿娘,那丫頭以前一直看不起孩兒,如果不好好地整治一番,難消我心頭之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那個賤婢看不起我這個姨娘倒也罷了,你可是她的正經主子,居然怠慢得不成體統。回頭啊,一定賣得遠遠的。”薛姨娘一想起芍藥以前的跋扈模樣,心里就來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娘,您就放心好了,孩兒一定饒不了她。”李中易其實心里也一直憋著一團火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這個妾室生養的庶子,被曹氏看不起倒還情有可原,連芍藥這種小丫頭都敢欺負到了頭上,不給點顏色看看,心里終究不太舒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不知道你阿爺現在怎么樣了?”薛姨娘雖然心里對李達和有怨,忍了又忍,終究還是忘不掉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故意不提李達和的事,就是想看看薛姨娘對他這個老爹的真實態《  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李中易的想法,等他自立門戶之后,把薛姨娘接到身邊來奉養,肯定是最佳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這是個十分尊崇禮法的時代。就算是曹氏歸了天,薛姨娘這個小妾,也不可能被扶為正室,否則,李達和就是犯了大忌,絕對要倒大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身為人子,絕不可能眼睜睜地看著自己的親媽,繼續在李家忍受曹氏的擺弄和欺負。

        盡管李中易已經有了初步的想法,但是,他還是想試探一下,薛姨娘倒底是個啥想法?

        李達和的教育方法雖然很有問題,不過是恨鐵不成鋼罷了。說實話,李達和甘冒天大的風險去求官,為的還是李中易的未來前途。

        拳拳愛子之心,確實不容抹殺!

        “阿娘,孩兒離開皇宮后,就到了這館驛。不過,據孩兒所知,阿爺現在應該已經出了大理寺獄,回到了家中。”李中易斟酌著字句,說出了他的判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阿爺身邊,不需要我來照顧。”薛姨娘嘆了口氣,搖了搖頭,沒再說什么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發覺薛姨娘的情緒有些低落,就喚來喜兒,讓她伺候著薛姨娘上床歇息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李中易回到他自己的住處,卻見黃景勝和王大虎已經等候在房門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長,可想死小弟了!”李中易快步跑過去,一把摟住黃景勝的肩膀,顯得異常親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賢……賢弟……”黃景勝原本擔心李中易得勢之后,會翻臉不認人,現在他總算把心放回了肚內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一手拉一個,領著黃景勝和王大虎進了屋子,也刻特意讓座,三個人圍坐在地榻上,挨得很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長,可是黃公給的消息?”李中易笑瞇瞇地問黃景勝。

        黃景勝點點頭,說:“如果不是家叔父告知,愚兄還真有些替你擔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大虎咧嘴一笑,說:“自從郎君離開之后,黃頭一直在公事房內轉圈,讓人直頭暈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瓶兒進來上了茶,然后退回到屋外,順手帶緊了房門。

        黃景勝看了眼瓶兒,又看了看緊閉著的房門,扭頭對李中易說:“這丫頭不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笑著說:“她叫瓶兒,本是家母身邊的貼身丫環,現在撥來伺候小弟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黃景勝笑著說:“兄弟你在陛下面前露臉的事情,愚兄我已經大致聽說了,恭喜賢弟,賀喜賢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大虎接了黃景勝的眼色,就從袖子里拿出一個大紅的禮單,雙手遞到李中易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剛要拒絕,黃景勝搶先說:“也不是特別貴重的東西,一點小玩意罷了,賢弟你要是不收下,就是看不起我老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既然黃景勝已經把話說到了這個份上,李中易也確實不好當面拒絕,反正,不管他送了多重的禮,將來找個機會加倍還回去,也就是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長太客氣了,小弟受之有愧啊!”李中易不可能當著客人的面打開禮單去看,只得稀里糊涂的拱手道了謝。

        見李中易很爽快地收了禮物,黃景勝心里越發高興,他笑瞇瞇地說:“這就對了嘛,你我之間兄弟之間,何分彼此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也確實感念黃景勝的維護之情,他舉起茶盞,誠懇地說:“吃水不忘挖井人,兄長的大恩,小弟不敢言謝,只能永銘于心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暗中觀察李中易的王大虎,察覺到了李中易確實很真誠,不由暗暗點頭,他和黃頭都沒有看錯人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兄長,大虎兄弟,小弟正好有事,需要自己人幫襯……”李中易看了眼門窗,湊近黃、王二人,小聲嘀咕了一陣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已晚,趙老太公正在內書房里,召開核心幕僚的閉門會議。

        趙老太公聽完趙大的稟報,不禁皺緊眉頭問他:“這么說,廷隱沒當回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大肅容答道:“回老太公的話,小的趕到政事堂外的時候,才知道我家相公奉了皇命,出城巡視軍馬。小的連忙趕到城外的軍營,卻在半道被人擋在了外面。等了老半天,相公身邊的劉指揮使才出來見我,說相公已經睡下,如有書信他可以代為轉呈相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茲事體大,小的不敢自作主張,也就沒有把您寫的書信交給劉指揮使。”趙大喘了口氣,又說,“劉指揮使一個勁地問我,究竟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趙老太公瞇起兩眼,凝神想了一陣子,扭頭問閔子豪:“子豪,你怎么看?”

        閔子豪想了想說:“劉光彪的作為,倒很有些可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老太公撫著白須,冷笑道:“子豪,你明知道我問的是什么,卻偏偏不說。好,老夫也不想為難你,就幫你說了吧,一定是廷隱的老毛病又犯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閔子豪苦笑一聲,卻不敢接腔,趙廷隱雖然驍勇善戰,卻極為好色,經常在軍營里邊狎妓自娛。

        據閔子豪所知,趙廷隱最近迷上了翠玉軒的頭牌清倌人——秦玉秀,不管到哪里,都要把她帶在身邊。

        俗話說得好,疏不間親!

        老太公即使再信任他這個核心幕僚,閔子豪也絕不敢當面說出趙廷隱的不是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么說,廷隱是指望不上了?”趙老太公面沉似水,隱現怒意。

        室內的眾人,大家面面相覷,誰都不敢插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良久之后,趙老太公仰面長嘆一聲,說:“造化弄人!”

        話音未落,就聽門上傳來輕輕的叩擊聲,趙大快步走過來,拉開房門,見是趙二。

        趙二湊到趙大的耳邊,嘀咕了幾句,趙大點點頭,返身走回到趙老太公的身旁,小聲稟報說:“上次來送過信的那個王大虎又來了,說是有書信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老太公瞇了瞇眼,淡淡地囑咐趙大:“帶他到這里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喏。”趙大躬身行禮,然后親自出去找王大虎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大的工夫,王大虎跟在趙大的身后,來到了內書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見過老太公。”王大虎一看見趙老太公,立即跪地行了大禮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起來吧。”趙老太公隨和的擺了擺手,“不必如此多禮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大虎上次進門送信求援的時候,在趙府大門處,被人盤問了許久,才被放進府里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次,能夠這么快見到趙老太公,王大虎心里多少有些感慨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小人這里有一封書信,公子囑咐小人,必須親手交到老太公的手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在趙大的嚴密盯防之下,王大虎緩緩地從懷中取出一封信,雙手捧著遞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趙大接過書信,側身轉交給了趙老太公,視線的余光始終不離王大虎的身影。

        趙老太公打開書信一看,眼神立時一凝,信上除了兩個人的名字之外,居然再無一個多余的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李中易在信中點明,趙老太公做夢都不會想到,在趙廷隱的軍中,最大的內奸居然是他們倆。

        趙老太公和顏悅色地望著王大虎,笑道:“如果沒有料錯的話,易哥兒必有口信于老夫?”

        王大虎欽佩地點著頭,說:“老太公明見。公子他說,承蒙老太公厚愛,無以為報,只能修書一封,以表敬謝之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易哥兒的意思是……”趙老太公略一思索,馬上領悟到李中易口信中隱藏著的內涵,“哦,老夫明白了,應該是互不相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對于趙老太公的明睿,王大虎心里很佩服,嘴上卻說:“小人粗鄙,大字不識幾個,不敢妄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老太公撫須大笑數聲,說:“好一個易哥兒!重賞!”

        趙大心里明白,老太公前邊是夸李中易,后面賞的是王大虎。

        等趙大領著王大虎離開內書房后,閔子豪和吳顯和從屏風后轉出來,站到趙老太公的跟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子豪,你怎么看?”趙老太公把李中易的書信遞到閔子豪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閔子豪接過書信,待看清楚那兩人的姓名之后,脫口而出:“哎呀,好險!”

        吳顯和發覺閔子豪的異樣,他趕緊將腦袋湊了過去,定神一看,不禁嚇出了一身冷汗,“竟然是他們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等兩個心腹幕僚的情緒稍為平靜,趙老太公輕聲問道:“真是他們倆?”

        閔子豪思索了很久,他非常想搖頭,最終只得無奈的點頭,說:“都是學生之過。其實他們倆的疑點一直很多,只不過,他們都是咱們府里的家生子兒,我確實疏忽了,一直沒往深處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見趙老太公的目光轉到他的身上,吳顯和猶豫了好一陣子,才說:“這僅僅是李中易的一家之言,不足為憑。學生以為,應該立即派人詳查,勿枉勿縱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趙來太公意味深長地說:“老夫本以為張業是個粗人,卻沒料到他竟有如此大謀,唉,人不可貌相吶!”

        在場的三個人,皆是久經風波,老謀深算之人,他們嘴上雖然沒有點破,心里其實已經信了李中易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,很多時候,真相只隔了一層窗戶紙而已,就看你是否想到了點子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室內的氣氛異常沉悶,趙老太公忽然輕聲笑道:“易哥兒,你是想和老夫從此劃清界限么?有趣,太有趣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閔子豪反應很快,他當即意識到,一向算無遺策的趙老太公,絕無可能眼睜睜地看著李中易溜出他的手心。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        (兄弟們,沖榜的關鍵時刻到了,拜托大家多砸推薦票,司空跪求支持!)

       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3395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