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274章 平妻

第274章 平妻


        “當當當……”夜幕完全降臨之前,參與攻城的劉漢和夏州黨項聯軍,如同潮水一般,漸漸退了回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剛才,府州城險些就被攻破了!

        守城的主帥折德扆,手扶箭垛,眺望著敵人退下的方向,良久無語。

        拓拔家不擅長攻城,可是,大多為步軍的晉陽軍,卻是府州城,最兇惡的敵人。

        五天之前,敵人突然改變了戰術,正是這種改變,給折德扆造成了極大的壓力。

        晉陽的步軍負責攻城,黨項八部的弓箭手,則負責遠程掩護。

        黨項人雖然不擅長攻城,騎射卻是看家的本領,也正因如此,萬余城外的弓箭手,給府州軍造成了極大的傷害。

        僅僅一天,府州軍的傷亡就加大了五倍之多。很多時候,晉陽的步軍,頂多只是做做攻城的樣子罷了,目的其實是想吸引府州軍的勇士暴露在黨項弓箭手的面前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德扆乃是久經戰陣的宿將,他心里雖然異常明白,祘哪康模晌侍饈牽娑勻绱私普┑牡腥耍粗壞靡淮斡忠淮蔚慕肀叩木裱辣度氳秸蕉分小?br  />

        算上剛剛結束的血腥一戰,折德扆身邊的牙兵,僅剩下區區三百來人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這些牙兵可全都是折家培養多年的,既忠且猛的勇士。

        損失,實在是太大了啊,折德扆皺緊眉頭,暗暗嘆了口氣。情不自禁的望向靈州所處的方位。

        京兆府、鹽州、延州,以及近在咫尺的隰州,折德扆心里非常有數。這些地方的朝廷官軍,沒有一個靠得住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今上率領大軍囤駐于京兆府,折德扆當時得知消息之后,心里異常高興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折德扆原來的想法,是想借用朝廷禁軍的力量,至少解決掉威脅最大的拓拔家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。契丹人竟然也知道了柴榮在西北的絕密消息,唉,功虧一簣啊!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。給我一支兵馬,今晚定要燒光狗賊們的大營。”折德扆的耳邊突然響起黃酈鳥一般的清脆悅耳的聲音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德扆扭頭看著貌美如花的愛女,折賽花,原本皺緊的眉頭。立時舒展開來。露出慈祥的笑容,“花,爹爹知道你武藝超群,只是,我折家立足于府州的基業數十年,還從沒有讓女郎上站陣的道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,我雖是女兒身,可是。家族興亡,匹夫尚且有責。何況女兒深受家族嬌養之恩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今年剛過16歲,身高卻接近六尺(約一米八)的折賽花,一直是折家的一個另類的存在。

        不會女紅,不會做飯燒菜,折賽花偏偏練出了一身好武藝,不僅槍術遠勝她的兩個哥哥,而且箭術超群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了女紅之事,折德扆的夫人馬氏,曾經罵過折賽花無數次,“成日里舞刀耍槍,一點女紅都不會,將來可怎么找婆家?”

        折賽花卻說:“大不了不嫁人啦,守著爹爹和娘親過一輩子,其實挺好滴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結果,折賽花很自然的又惹來了馬夫人一陣痛斥,可是,這個另類的折家大妞卻完全沒當回一回事,依然我行我素,不愛紅妝,愛武裝!

        折德扆望著已經被嬌慣壞了的獨女,不由一陣頭疼,這個大妞啊,平日里只聽老太公的招呼,連他這個當爹的話,也是愛聽不聽,脾氣異常之倔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花兒,我若是放你帶兵出去偷營劫寨,等你祖父回家之后,你想想看,有何后果?”折德扆看著笑饜如花的絕美女兒,緊張的心緒不由大為緩解,居然有心情打趣自家的獨女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嘻嘻,臭罵一頓肯定是有滴啦。”折賽花根本就不怵一向刻板的父親,撒著歡的開玩笑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德扆不由一陣哈哈大笑,罵道:“你呀,你呀,就會耍貧嘴。將來無論誰娶了你,咱們家姑爺恐怕都會頭疼得要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只要入贅的姑爺,那就活該他倒霉啦。”折賽花的臉皮不是一般的厚,說起自家的事情,居然臉不紅心不跳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德扆老懷大慰之余,也不禁暗暗嘆息不已,唉,此女若是男兒身,該有多好啊?

        折御勛和折御卿,雖然武藝都不錯,可是,無論是見識,還是膽略,卻都遠遠不如折賽花這個妹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花兒,拓拔彝殷和咱們家打交道,可不止一日兩日。以前,拓拔彝殷吃過咱們夜襲的大虧,損失慘重。不過,自那以后,拓拔老賊吸取了教訓,咱們再去偷襲,卻沒辦法得手了。”折德扆放下重重心事,耐心的給女兒講解作戰的經驗。

        折賽花卻露出絕美的笑容,說:“爹爹,兵無常形,水無常勢。一次偷襲,肯定很難成功。若是二次,三次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你待怎講?”折德扆立時來了興趣,饒有興味的反問折賽花。

        折賽花笑嘻嘻的說:“咱們先派一支偏師,佯裝偷襲,如果拓拔老賊有了防備,撤回來也就是了。等拓拔老賊以為驅逐了我軍,那么,暗中埋伏的主力劫營大軍,恐怕收獲不會小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德扆仔細的咀嚼了一番折賽花話里的意思,不禁撫掌叫好,贊道:“好計,妙計,花兒啊,為父沒有白疼你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爹爹,拓拔狗賊和晉陽惡賊,欺負咱們城小兵少,存心想和咱們家打一場消耗戰,咱們必須給點顏色他們看看。如果不削弱了狗賊們的銳氣,即使咱們守住了城,損失也不會小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德扆越聽越覺得高興,也越覺得遺憾,此女怎么不是男兒呢?

        莫繼勛休沐這日,他悠閑的在靈州城中,逛了一大圈。然后一頭鉆進了一個小巷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翁,孫兒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現象,軍中的輜重營一直秘密籌備各種軍資金。”折御寇向折從阮稟報著靈州軍的最新動向。“我手下的一個弟兄,無意中告訴我,姚帥的步軍那邊多出了不少戰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瞇起兩眼,凝神一想,不由瞪圓了眼珠子,說:“你們李大帥,恐怕是要動兵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翁。孫兒也是這么想的。只是,孫兒一直想不明白,李大帥會帶著靈州軍去向何方?”折御寇雖已是決死營的指揮。可是,他畢竟距離靈州軍的決策中心距離十分遙遠,所知的消息,也是支離破碎。很不完整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反復的思考了一番。臉色突然大變,驚道:“驅虎吞狼之計,沒錯,定是如此!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御寇從來沒見過祖父如此失態的樣子,不由追問道:“阿翁,怎么了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哎,大郎啊,你們的李大帥恐怕是要借著拓拔彝殷和晉陽劉家之手。趁機削弱我家的實力啊。”折從阮連聲嘆息道,“好厲害的一箭三雕之計吶!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御寇原本就是極聰明之人。如今,經祖父的提點,他當即意識到:李大帥恐怕早就想出兵了,只不過,李大帥的想法應該是,先讓拓拔、晉陽和折家拼得你死我活,元氣大傷之后,再趁機摘西北的大桃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行,我必須今天去面見你們李大帥。”折從阮的宦海經驗異常之豐富,當他意識到李中易的險惡用心之后,不由暗暗懊惱不已,他居然在靈州耽誤了這么多工夫,實在是該打啊!

        折御寇皺緊眉頭,解釋說:“阿翁,冒然去見李大帥,恐怕不易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正欲說話,卻見忠仆馬五哥匆匆走入屋內,急切的稟報說:“老太公,宅子外面有異常的動靜,有人一直在暗中窺視著咱們這里,小人建議,馬上換地方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事到臨頭,折從阮反而顯得異常平靜,他冷冷一笑,說:“大郎,恐怕你我的行蹤,早已落入你們李大帥的耳目之中矣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御寇聽了此話,不由大驚失色,他來不及自責,趕忙提議說:“阿翁,您趕緊從后門離開,孫兒這就出門,引開他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望著忠心不二的養孫,心里又是一陣暗嘆,如此佳兒,怎么就不是折家的嫡系血脈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大郎,事態既明,躲得過初一,卻熬不敗過十五。”折從阮捋須輕聲笑道,“你們李大帥,端的是好算計吶,想要坐山觀虎斗,然后享得漁翁之利。不過,老夫卻忽然想明白了一件事,你們李大帥坐擁如此龐大的軍力,難道朝廷就不忌憚于他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突然微微一笑,說:“想必,你們李大帥一定知道,狡兔死,走狗烹的道理吧?如果留下我折家的力量,朝廷就算是為了平衡西北的力量著想,也就不至于對你們李大帥下狠手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御寇本就是聰明決頂之人,聽了祖父的分析,他立時想到了一件至關重要的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翁,李大帥憑什么相信咱們家的誠意呢?”折御寇一針見血問到了關鍵要點之上,令折從阮倍覺欣慰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點點頭說:“你問得好,這恰是關鍵因素之一。老夫問你,這個世間,除了血親之外,什么關系最親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回阿翁的話,恐怕要算夫妻之情了!”折御寇猛然間意識到了一件事,不由脫口而出,“莫非您是想……大妞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眨眼間仿佛老了十余歲一般,唉聲嘆氣的說:“為了家族的存亡,唉,就算是老夫再是不舍,恐怕也只能委屈苦命的大妞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翁……”折御寇剛張開嘴巴,想要勸說折從阮,可是,竟然不知道從何說起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御寇掙扎了一會兒,終于顫聲問折從阮:“阿翁,難道要讓咱們折家之花,與人做妾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家門不幸啊!”折從阮忽然挺直了腰桿,虎威盡顯,“至少是個平妻,否則,折家上下就算是死絕了,老夫也不愿委屈了大妞。”(未完待續。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3739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