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283章 袍澤

第283章 袍澤


        幾個時辰之后,狂風沙這才漸漸停歇,經過仔細的清點,黨項族的騎兵無一損失。這些人雖然灰頭土臉的,卻一個個都還算是適應大自然發威的場景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靈州步軍的情況,就很難讓人感到樂觀了。據統計,被狂沙卷走,或是失蹤,或被活埋的官兵,足有好幾十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還沒開戰,就在大自然的魔力之下,損失了這么多人,這可是自李中易統軍以來的頭一遭。

        行軍途中,不可能舉行太過隆重的祭奠儀式,李中易親自出馬,抬著一個殉職士兵的遺體,送他進了火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全體都有,向袍澤敬禮!”列隊的三軍將士們,在左子光的口令聲中,紛紛捶胸向自己的勇士致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站在不遠處,注視著李中易的一舉一動,當他發現李中易親自抬著須知將士的遺體的時候,不由暗暗嘆息不已,姓李的小兒竟然如此的擅長邀買軍心,將來還得了?

        別人可能不太清楚,折從阮乃是帶老了兵,當慣了土<  皇帝的一代名將,他豈能不知,李中易的此舉對于籠絡軍心,將起到何等的促進作用呢?

        失蹤的將士,實在找不到遺骨,李中易也只得無奈的吩咐下去,“將明,務必詳細記錄下殉職將士的名單,回去優加撫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子光大聲回答說:“末將一定按照大帥您的吩咐,不會虧待了每一位殉職的將士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靈州軍的待遇一向優厚,即使和平時期因為訓練中的事故。導致喪命的將士,李中易也一直參考毛太祖的政策,不僅給家屬賞錢賞地。更賞了烈屬的頭銜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靈州軍中,烈屬的待遇異常之高,不僅稅賦全免,最根本的一條是,由州衙出錢贍養其老父及幼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聽了如此優厚的撫恤條件,他心中暗想,后顧之憂全都考慮到了。將士們豈能不用命來報效李中易?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見李中易從火堆灰燼之中,親手撿起一根將士的遺骨,裝進了隨身的背囊之中。他不由又是暗暗一嘆,竟然是這個樣子,居然是這個樣子,李中易呀。李中易。你究竟想干什么呢?

        三軍灑淚揮別自己的袍澤之后,整個大軍繼續上路,沿著向導指引的方向,堅定的踏入到大沙漠的深處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細心的發覺,四周的牙兵們看向李中易的眼神之中,充滿了崇拜的敬仰。

        得軍心者得天下,折從阮的腦海里猛然浮上了這句話,卻再也揮之不去!

        當晚宿營的時候。折從阮始終睡不著,他躺在厚厚的羊皮卷褥子上。一直澇燒餅。

        翻過來,倒過去,折從阮想破了腦殼,遍尋史籍,卻始終找不到任何一個與李中易的作派大致相仿的名帥或是帝王。

        兩千年來未遇之大變局!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下意識的做了總結,李中易的所作所為,可謂是前無古人,后面有沒有來者,他就不太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五哥,你說,這李某人究竟是個什么樣的人?”折從阮的翻動聲,早就驚動了睡眠很淺的馬五哥,他索性看看馬五哥是個什么態度?

        馬五哥皺緊眉頭,凝神想了好一陣子,這才小聲說:“老太公,以小人的淺見,倒覺得這位李大帥非常像一個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聽了此話,立時精神大振,急忙問馬五哥:“像誰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本朝太祖,郭雀兒!”馬五哥小心翼翼的觀察了一番四周的動靜,這才湊到折從阮的耳旁,說出了他的心里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折從阮大驚失色,他做夢都沒有想到,在馬五哥的心目之中,年紀輕輕的李中易,竟然可以和周太祖郭威相提并論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何以見得?”折從阮心里有數,他所住的大帳外面,已經被自家的心腹家將們,保護得異常嚴實,密不透風,私房話不可能傳入外人耳內。

        馬五哥嘆了口氣,說:“老太公,小人追隨在您的左右,至今也有數十載,倒也見過不少人杰和梟雄。只是,小人思來想去,始終覺得,竟然沒有任何一個人,比這位李大帥更得軍心的一軍統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原來是這個樣子,折從阮的腦海里仿佛凌空炸響了一個霹靂一般,連馬五哥都看得出來,他這個當主公的,怎么就忽略了這一條呢?

        皇帝,兵強馬壯者為之呀!

        得軍心者,必定得天下!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雖然不知道什么叫作槍桿子里出政權,可是,他卻深深的懂得,如果麾下沒有一支強軍,孤懸于拓拔、晉陽以及契丹人之間的府州,早就城破家亡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五哥啊,咱們先慢慢的瞅著。老夫倒要親眼看看,姓李的小兒,如何攻破拓拔彝殷老賊的巢穴?”折從阮瞇起兩眼,似笑非笑的瞅著馬五哥。

        馬五哥抬手替折從阮掖好狼皮鋪蓋,小聲說:“老太公,以小人的淺見,李大帥圖謀夏州,必定不是一天兩天的事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點點頭,說:“圍棋之道,落一子,至少看三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馬五哥以前雖然讀書少,可是,自從他當上了折家的大管家之后,舉凡折從阮不方便出面的外務,均由這個最心腹的家將負責處理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心中有數,論及見識,馬五哥早已出師,他的眼光頗為可信。

        天色蒙蒙亮的時候,靈州大軍已經啃過薄餅,飽餐了一頓,繼續上路,奔赴夏州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注意到,靈州軍每到一處水源地,都有人事先守在那里,并且把補水的事宜,安排得異常之妥當。

        大沙漠可不同于草原,更不同于水網繁密的中原江南之地,燒飯的柴禾,以及飲水,乃只頭等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趁著大軍補水的當口,折從阮又有了一個驚人的發現:靈州軍的將士們,無論官兵,全都不喝生水。

        從水源地取來的水,全都要架起大鍋,猛燒煮沸之后,這才允許官兵們飲用,或者補充到隨身的水囊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折從阮不好出面去問,馬五哥就主動承擔了這個任務,他趁人不注意的時候,就問負責燒水的火夫。

        火夫隨口應道:“軍中的郎中說過了,喝生水不僅會肚子疼,還很可能感染上時疫,那是要死不少人的。”(未完待續。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3748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