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325章 舉薦

第325章 舉薦


        新婚不久的折賽花,就中了標,懷上了身孕,不愧是歷史上著名的一塊“寶地”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自然是喜出望外,他二話不說,連夜吩咐人,一路去給在靈州的費媚娘報訊,一路去府州向折家報喜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二日黃昏時分,留守靈州的監軍劉鴻安,笑吟吟的站在城門口,迎接得勝歸來的李中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聽說消息之后,隔著老遠就下了馬,徒步走到劉鴻安的跟前,笑道:“如果不是仰公謀劃得當,在下此次出征,還真就很難建功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劉鴻安聽了李中易的開場白,臉上的笑紋,越來越深,他哈哈一笑說:“在下那么一點微薄的淺見,如果能夠起到那么一點點的作用,也就知足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跟在李中易身邊的左子光,表面上一片平靜,心里卻想,老師呀,老師,你也太會做人,白送的軍功不要,如果劉某人不要,那才叫天字第一號的大傻蛋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周朝的賞爵,首重軍功,李中易上次平定了高麗之后,就被大方的柴榮,授了開國逍遙縣公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一次,李中易不僅拓地數千里,而且替朝廷拿到了極其重要的57,戰馬來源地,可謂是居功至偉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帥披肝瀝膽,身先士卒,不畏生死的為朝廷開疆拓土,立下赫赫奇功,愚兄實在是佩服之極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花花轎子互相抬,李中易敬劉鴻安一尺,劉鴻安自然也要投桃報李,對李中易的戰功。給予了高度的評價。

        劉鴻安的大肆吹捧,讓站在一旁的左子光。牙根都快酸掉了:肉麻之極!

        大軍押著俘虜和物資,魚貫進城的時候。劉鴻安把李中易拉到偏僻的城墻根下,小聲說:“朝中來信,說了一件怪事,陛下派出的前一撥天使,居然被后一撥天使給追了回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眼眸一閃,這個消息不僅非常重要,而且也來得異常及時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仰公厚恩,李某從不尚虛言,心領了。”李中易來不及細想天使被追回的背后奧妙。趕緊向劉鴻安道了謝。

        劉鴻安微微一笑,擺著手說:“區區小事,何足掛齒?”他一直都很清楚,李中易雖然年輕,卻是個剔透的明白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官場上交友,除了利益勾搭之外,還有個未來前景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寧可怠慢致仕的宰相,也莫欺少年登科的進士,這可是官場上。顛撲不破的真理!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雖然不是進士出身,可是,卻深受柴榮的信賴。區區二旬的年紀,竟已是方面大帥。數州之觀察,又是當朝少有的縣公之一。

        劉鴻安相信,即使李中易的仕途偶有蹉跎之時。只要不是傻缺的謀反,將來遲早要在朝中得勢。

        有些消息對李中易來說。非常值錢,對劉鴻安來說。卻沒有多大用處。

        劉鴻安趁勢賣個好給李中易,將來的收獲,也許會遠遠大于今日之惠而不費的遞話。

        啥叫感情投資?啥叫雪中送炭?嘿嘿,劉鴻安可是老資格的京朝官,豈能不知其中的訣竅呢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,城中突然傳出一陣高過一陣,一浪甚于一浪的歡呼聲,“李帥威武,李帥威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劉鴻安抬手指了指城墻,笑道:“無咎啊,你的聲威算是打出來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翹起嘴角,微微一笑,劉鴻安說的一點都沒錯,從古到今,名將的聲威,說白了都是打出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長平之戰,秦之白起,一舉坑殺了趙國四十多萬將士,導致趙國從此一蹶不振,茍延殘喘了一段時間之后,最終還是繼韓國之后,第二個被秦國所滅。

        白起雖然沒有好下場,可是,他的戰神之名,卻也在華夏民族之中,流傳千年。

        四夷之地的異族,向來都是畏威而不懷德的尿性,所以,立威也就成了征服的第一個步驟,也是最重要的一個步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仰公,我已向朝廷上了奏章,舉薦你來繼任朔方觀察處置使兼靈州刺史。”李中易的視線掃過入城的大軍,說的卻是令劉鴻安喜出望外的好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家知道自家事。劉鴻安雖久任京朝官,卻由親近君側的中書舍人,轉任西北面行營的監軍,實質卻是變相的驅趕出京,屬于不得志官僚中的一員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李中易卻主動推薦劉鴻安接任已經基本被平定的朔方和靈州,簡直就相當于天下突然掉下了一個大餡餅,極其巧合的砸到了劉鴻安的腦袋上,他豈能不喜?

        靈州的兩大巨頭勾兌好了互利互惠的條件之后,一時間,竟是皆大歡喜之局。

        喝罷慶功宴之后,李中易帶著微熏的酒意,緩步回到了后宅。

        往日里,靈州后衙,李家的正經主子,只有李中易和費媚娘夫婦,外加靈哥兒和思娘子這兩個小家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又是個隨遇而安的性子,所以,后宅之中,算上照顧靈哥兒和思娘的婢女和仆婦在內,也不過十余人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整個州衙后宅,到處都是操府州口音的美婢或是仆婦,李中易躲都躲不掉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還沒走到西廂房門口,就見得了消息的費媚娘和折賽花,一起從屋子里迎了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夫君回來了?”費媚娘淺笑著斂衽行禮,李中易瞇起兩眼,含笑打量著多日未見的費媚娘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自從生下靈哥兒和思娘之后,費媚娘的體態益發豐腴,前凸后翹,弧度異常驚人,令人垂涎欲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子,我回來了。”李中易笑瞇瞇的左手拉起費媚娘的小手,右手牽住折賽花的皓腕,大咧咧的一起進了屋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室內依然是溫暖如春,地炕燒得恰到好處,李中易在門口蹬掉了腳上的一雙官靴,只穿著襪子,十分隨意的坐到了地榻之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坐定之后,李中易這才發覺,他的一雙孿生兒女,竟然不在室內。

        費媚娘見李中易的目光投注過來,就笑著解釋說:“顰兒領著孩兒們沐浴更衣,都這會子還沒過來,只怕玩水忘得連爺娘都忘記了啊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聞言后,不禁微微一笑,兩只小猴兒雖然生在西北,卻生性愛水。每次洗澡都要玩耍個夠本,才肯離開溫熱的浴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我回晚了,沒來得及當面做個介紹,花娘,這是你媚娘姊姊。”李中易自以為他的開場白很得體,卻不料,遭到了折賽花和費媚娘異口同聲的反駁,“等你來紹介,熱茶早就涼透了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望著表面上顯得異常和諧的兩女,心里卻在犯嘀咕,搞的什么鬼?(未完待續。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3796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