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395章 你來我往

第395章 你來我往


        還了魏仁浦人情的李中易,將茶盞湊到唇邊,慢慢騰騰的小啜了一口。

        楊炯看得很清楚,這位李參政的眉心舒展,神態淡定,顯然是一副胸有成竹成竹的模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就依李參政所言。”范質果斷的發了話,拍了板,沒給魏仁浦和李谷的繼續內訌,留下任何機會,“楊炯,你親自草擬一份堂札,命監察御史張河東、刑部員外郎劉向海,大理寺丞趙鴻曉,一起趕赴和州,查辦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一邊品茶,一邊揣摩著范質的安排,心里暗覺佩服。

        范質脫口就能說出三名各部司官員的名字,由此可見,這位范相公對于朝中的人事,已經達到了異常熟悉的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看得很清楚,范質一口氣安排了三個人去查案,就是不想讓魏仁浦和李谷繼續糾纏下去,起到的是一錘定音的效果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在朝中時日尚短,李中易并不清楚這三個人,分別是個啥子背景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李中易從魏仁浦漸漸舒緩的臉色上,足以作出判斷:三人中,必有一人是他這一系的人馬。

        首相發了話,李谷即使再不↗,情愿,也不可能當眾駁了范質的面子,他張了張嘴巴,想說什么,最終還是閉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州的事,在范質的強力介入之下,得到了各方都不是很滿意,卻又都可以接受的結果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暗暗點頭,對于范質和光同塵,又敢于拍板決斷的行事風格。有了更進一步的了解。

        小憩片刻,重新換過茶之后。范質抬眼看了看李谷,笑道:“惟珍相公。儲君備位大典,進展如何?”

        自從那日柴榮下決心立儲之后,就定下了,由范質掌總,李谷和魏仁浦分別理事的辦事原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谷是有名的碩儒,響當當的進士,所以,他負責的是,禮部和太常寺的禮儀慶典工作。

        聽了范質的問話。李谷并沒有馬上回答,他皺緊眉頭,仔細的思索了好半晌,這才慢吞吞的說:“立儲乃是國之大計,不可不慎,禮典容不得半點差池,無奈,人手嚴重不足啊。在下以為,應該下堂札。征召隱于野的大儒來京,參與主持慶典大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撇了撇,不屑的瞅了眼李谷,哼。李惟珍玩的把戲,誰不知道呢?

        李谷是進士出身,一向和士林以及清流走得很近。所以,他想借著立儲的機會。扶持一批在野的大儒,讓他們趁勢揚名立萬。以便搶占儒門子弟的道德至高點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是太子之師,此時此刻,他反而不怎么好說話。準太子柴宗訓是李中易的學生,李中易可以替他爭權爭利,卻不方便替他爭禮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,儒家的那一套學說,最最重視的,又是一個禮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君臣綱常,乃是天倫大義,重中之重。和立儲相關的典儀,必須引經據典,咬文嚼字,不容任何輕忽和閃失,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既然不好插話,索性微瞇著兩眼,靜靜的等待著相公討論出一個結果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無咎,梁王殿下究竟何時可愈?”范質冷不丁的把柴宗訓的病情,提到了桌面上,李中易這個負責診治的“超級御醫”,自然沒有回避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瞞范相公,目前的進展暫時還不容太過樂觀,在下只能竭盡所能,力爭確保無恙。”李中易裝出一副十分擔憂的模樣,說著令人既有希望,又十分擔心的官面套話。

        實際上,對癥的青篙素,已經在反復的實驗之中,進展相對可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參政,你可千萬要抓緊吶。別到時候,讓皇家出丑,政事堂蒙羞哦。”李谷陰陽怪氣的抖露出了,隱藏在立儲大典背后的,最大也是最要命的隱憂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和老謀深算,揮灑自如的范質比起來,李谷畢竟還是心浮氣躁,稍遜了數籌。

        柴榮不愧有識人之明,這也就是,為啥范質一直穩坐首相的寶座,而李谷和魏仁浦只能居其次的根本性因素。

        見范質的目光投注到了他的身上,李中易心里明白,首相大人擔心的是什么?

        “范相公,在下的全家老小的身家性命,可都是和梁王殿下的安危,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呀。”李中易沒有既沒有表決心,也沒有說承諾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李中易主動挑破隱藏在柴宗訓病情背后的不傳之秘,這就明白無誤的說明了一個令人驚悚的結果:如果柴宗訓最終不治,李中易的全家老小,還有活路么?

        事實勝于雄辯,李中易短短的一句話,便讓楊炯暗暗嘆息不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楊炯主持政事堂的五房,時日已經不短,由于一直跟在范質的身邊,他的政治斗爭經驗,已是不俗。

        以楊炯目前的身份和地位,朝中的等閑之輩,根本沒辦法,入其法眼。

        今上冒著天下之大不韙,獨斷專行,頂著巨大的壓力,讓群臣操辦立儲大典。

        并且,今上又將李中易破格提拔到了參知政事的寶座之上,按照楊炯的看法,好處都給盡了,如果李中易最終沒辦法治愈柴宗訓所患的絕癥,他也就只剩下一條路可走了:自盡以謝皇恩。

        柴榮走的是一步險棋,李中易也就隨之,走上了搖搖晃晃的獨木橋。

        富貴險中求,權柄惡中尋,舍不得孩子,套不著狼,天子和李中易之間,已經把棋走死了,再無轉寰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楊炯都看得懂的道理,范質豈能不知?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范質隱約有種預感,李中易看上去顯得很狼狽,卻不像是即將面臨滅頂之災的賭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呵呵,范相公,吉人自有天象,更何況,祥瑞已出,必能佑護梁王殿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剛才得了李中易的幫助,才擺脫了很可能被李谷肆意攻擊的窘境,基于投桃報李的心態,他趕緊出言緩和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是政事堂內的一分子,魏仁浦雖然是個干才,可是,家中的子弟卻沒有一個成氣的。

        萬一,魏仁浦致仕,或是病死在任上,魏家上上下下的數百口人,將如何安身立命?

        只要,梁王柴宗訓逃過這一劫,李中易身為東宮之師,成為帝國的首相,不過是時間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留下一些善緣,將來好見面,魏仁浦又一直與李谷嚴重不和,拉李中易一把,也就等于是扇了李谷的耳光,何樂而不為呢?(未完待續。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3869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