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406章 反擊

第406章 反擊
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在這里的應該都是朝廷的忠臣。不過,誰若是敢欺負您和貴妃娘娘,微臣絕不答應。”李中易的語調不重,態度卻異常明確,話中隱藏著的殺機,令人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六哥……”符貴妃發覺諸位相公和樞使們的臉色都是一片鐵青,她實在看不下去了,揚聲想把柴宗訓喚回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柴宗訓卻死死的拉著李中易的右手,小聲說:“狗娃啥時候來宮里陪孤讀書習字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瞥見眾人的臉色都變得難看之極,他心中不由一動,木已成舟,何必急于撇清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殿下,兩府重臣正在商議軍國大事,您身為國之儲君,應該禮賢下士,優遇老臣。”李中易的一番勸諫,引得小符貴妃頻頻點頭,這才是太子之師應有的立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先生的教誨,弟子一定銘記在心。”柴宗訓拱手作揖,向李中易行了師禮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在大庭廣眾之下,哪敢受當朝太子的重禮,趕緊側身避開。

        等柴宗訓回到小符貴妃身旁,李中易即使沒抬頭,卻也清晰的察覺到,殿內眾人正目光灼灼的盯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⊙,      殿內的臣子們,皆是大周帝國的重臣,也基本上獲得了柴榮的信賴,否則,也不可能長久待在政事堂或是樞密院內。

        一世富貴,在場的人,都可以享受得到,這一點毋須多慮,也毋庸置疑。

        問題是,今上總有撒手的那么一天。帝國換了主人之后,按照一朝天子一朝臣的邏輯。倍受現任太子柴宗訓信賴的李中易,還不得飛黃騰達。權傾一時?

        一時間,李中易在眾人眼里的地位。剎那間,有了本質性的飛躍!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低著頭的李中易,大致可以猜到宰執們的基本想法。他心想,柴宗訓今天的神來之筆,無形之中,加重了他在兩府之中的話語權。

        意料之外,卻又在情理之中的巨大收獲,讓李中易成了今天兩府集議,最大的贏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諸位卿家。陛下親自率軍北伐,錢糧輜重,可是半點疏忽不得的。”小符貴妃第一次代行大權,心里原本有些忐忑不安,經柴宗訓這么一鬧,她的心緒反而淡定了許多,“前方軍情似火,諸位卿家還需共體時艱,不可因私廢公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此話甚重。以至于,范質只得硬著頭皮,主動站出來,躬身拱手說:“臣有罪。請娘娘和太子殿下責罰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小符貴妃輕聲一嘆,說:“范相公一直是陛下所倚重的老臣,本宮和六哥素所深知。就請范相公主持集議,本宮不過是區區婦道人家。懂得什么軍務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谷聽了此話,心里別提有多別扭。小符貴妃看重范質,太子柴宗訓依賴李中易,他這個次相,將來會被置于何地?

        王溥的心里,也頗不是個滋味,他原本是同中書門下平章事,地位僅次于范質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因為些許瑣事,王溥丟掉了完全可以預期的首相之位,深深的遺憾在所難免!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不是柴榮的潛邸老臣子,他對于首相之位,倒沒有太多的奢望。只要他這一系的幾個重要門生,能夠占據幾個重要的位置,幫襯著魏家幾個不成氣的小子撐住門庭,也就心滿意足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發覺,范質沉默的時間有點長,并沒有急于回答小符貴妃的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今天最丟面子的,其實不是別人,恰好是首相范質。

        柴榮剛剛統軍離開京師,范質這個素受信任的首相,居然沒有正常的壓制住樞密使王溥,傳將出去,必會損及到范質的首相之威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范質不可能是胸無韜略之人啊?李中易的腦子里,猛的靈光一閃,范質今天的藏拙,必定有詐!

        如果,今天兩府諸臣商議的情況,傳到了柴榮的耳朵里,老柴同志會怎么看?怎么想?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暗中揣摩了一番,他基本斷定,今天的爭議,很可能是范質想利用混亂局面,迫使政敵提前出局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小符貴妃的敲打之后,原本爭吵得最厲害的王溥,卻只是擺出事實和范質講道理,態度方面溫和了許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依然是事不關己,高高掛起,他低著頭,仔細的聽和想,卻始終沉默不語。

        等兩府的重臣們,再一次發表了意見之后,李中易暗覺好笑,眾人的態度雖然和順了許多,分歧卻依然存在,矛盾絲毫未削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符貴妃畢竟是深宮女子,面對兩府的嚴重分歧,她躊躇著,不知道該如何裁斷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母妃,先生替我大周東征西討,戰功卓著,甚為知兵,不如聽聽先生的高見?”

        誰都沒有料到,太子柴宗訓再一次把李中易推上了眾所矚目的前臺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符貴妃凝神一想,李中易這個太子之師,自從進殿之后,確實一直沒有怎么說話,也不知道他是個什么想法?

        李谷張了張嘴,本想主動插話,借機剝奪李中易說話的機會。可是,他轉念一想,不如等李中易說錯了之后,再反擊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心中暗暗一嘆,帝國的未來主人,竟然如此的信任李中易,實在是個異數吶。

        王溥的眼珠子略微一轉,既然柴宗訓不怎么信任范質這個首相,他何不添點磚,加幾片瓦呢?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陛下在京時,一直夸贊李參政知兵。臣以為,應該仔細的聽一聽,李參政的看法。”王溥見風使舵,順水推舟的功力,實在令人嘆為觀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小符貴妃倒是一直牢記柴榮的叮囑,大事不決,問范質;兵事不決,問李無咎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兩府爭議的恰好是兵事,可不就該問一問李中易的意見?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參政,既然六哥如此的信任你,還請以國事為重,暢所欲言吧?”小符貴妃借著柴宗訓的話為由頭,故意擠兌了一下李中易,她也想看看,李中易究竟有幾斤幾兩?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從參加集議開始,一直在場,范質和王溥所爭論的內涵,他早就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臣有一法,既不需過使民力,又可以讓前方將士吃飽穿暖,軍械無憂。”李中易語出驚人,立時把小符貴妃、柴宗訓,以及滿殿重臣的注意力,全都吸引到了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參政,大話可不要說滿了哦?”李谷終于等到了李中易犯錯誤的機會,他趕忙插話,想敲死李中易妄言之罪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看了眼老對頭李谷,決心拉一把李中易,于是,他淡淡的說:“李參政,本朝向來不因言罪人,你只管暢所欲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王溥見范質只是笑而不語,他咽了口唾沫,想等范質先出手,他再展開反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懶得理會李谷的小心思,他仰起臉,掃了眼國色天香的小符貴妃,淡淡的說:“微臣以為,可以借用商賈的運力,及時的補充前方的錢糧和輜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什么?國之大計,竟然要授予重利輕義的卑賤商賈,李中易,你是何居心?”李谷眼前猛的一亮,他,終于抓到了李中易的痛腳,機會實在是難得啊!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撇了撇嘴,李谷真是個小人,還沒等李中易把話說完,竟然就急不可耐的扣上了大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惟珍相公,你總要讓人把話說完嘛?”魏仁浦原本沒有幫李中易的心思,只是,他實在看李谷太不順眼,索性主動站出來,替李中易搭一個解釋的橋梁,打個圓場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,魏仁浦的人情,李中易還得很快,顯然,這是一個懂事的小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不慌不忙的說:“李相公所慮者,不過是商賈之家,缺斤少兩,以次充優罷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卑賤商賈,只重利,心中沒有君父,沒有朝廷,豈可信之?”李谷既然已經找到了由頭,肯定要窮追猛打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瞥了眼正目不轉睛盯著他的小符貴妃,拱手解釋說:“正因為商賈之家重利,那么,只要朝廷以鹽利作誘餌,恰好可以利用商賈運力,替北征大軍輸送各類輜重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鹽利?”小符貴妃皺緊秀眉,下意識的反問李中易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笑道:“仰賴陛下的天威,朝廷得了江淮的大片鹽場。鹽鐵乃是朝廷專營之物,一般商賈除了賄賂鹽使之外,很難拿到正經的鹽引。如今,朝廷只需定下規矩,輸送前方多少糧草和輜重,便可換取多少引鹽,臣敢肯定,只要傳出消息,一定會應者云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無咎,若是賤商以次充好,耽誤了大軍的征伐,該當何罪?”李谷也是很有手段的老政客,他一口咬死了奸商們的命門,拼命給李中易下絆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微微一笑,說:“只要朝廷有言在先,膽敢以次充優者,滅三族,誰又敢以身試國法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商賈之人,絕不可信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有針對性的祭出嚴刑竣法,讓李谷立時失了借口,可是,李谷依然不肯松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娘娘,殿下,這些賤商,若要拿回鹽引發大財,必須有大軍轉運使的簽押。若有短少,質次,誤期之狀,皆可當即捕而斬之,以儆效尤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先生果然高明,不似那等尸位素餐之輩,徒費朝廷祿米。”柴宗訓喜笑顏開,拍手夸贊李中易提出的妙策,立時將眾人的目光,全都吸引到了李谷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時間,李谷腦子里一片空白,面如土色,全然忘記了,應該如何應對?(未完待續。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3880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