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411章 誰怕誰?

第411章 誰怕誰?


        “今兒個,我被請去了魏王府符家,唉,符家的小郡主,小小的年紀,居然停了月事。符家的管事嬤嬤,愁得和什么似的,暗中長吁短嘆,嘮叨個沒完。”李達和的語速不快,李中易聽得很清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試探著問李達和:“阿爺,您開了藥方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達和點點頭,又搖了搖頭,說:“符家小郡主的病癥,既有血虛,又似血淤,實難立下定論,所以,為父只是開了保守治療的方子,等她補好了身子,再做打算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點點頭,說:“阿爺的處置十分得當,兒子也以為,摸不清楚病灶之時,保守一點比較好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達和仰面嘆了口氣,說:“為父以前也見到過,一個驟然停了天葵的女子,時日一長,竟然越來越像男兒,后來,那女子連胡須都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心想,那應該是閉經,擾亂了內分泌系統,導致雄性激素過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,符茵茵突然長出了又黑又粗的胡須,會是何等光景?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正在偷著樂的時候,門房忽然氣喘吁吁的跑到門前,大聲稟道:“回老太爺,柴公主突然上了門,10是要見咱們家相公。小人推說相公沒在家里,誰曾想,柴公主竟然硬闖了進來。小的們不敢忘了職責,及時的拿下了柴公主的男隨從,可是,柴公主……小的們實在不敢妄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達和扭過頭,笑瞇瞇的望著李中易,打趣說:“這位柴公主自從身體痊愈之后。三天兩頭的往咱們家里跑,別不是看了你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苦笑一聲。說:“阿爺,您就莫要笑話兒子了。兒子的媳婦兒,在南邊呢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達和撫摸著胡須,微微一笑,說:“為父的官運雖然不怎么亨通,畢竟在蜀國的宮里,待了二十多年,老夫雖然上了歲數,這眼力卻不差的哦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阿爺,兒子和那柴公主。不怎么對路子。”李中易淡淡的說,“聘妻不下堂,難道說,您想要一位公主做咱們的妾室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達和一貫以儒門士大夫自居,李中易以子之矛,攻子之盾,惹得李達和一陣干咳,連聲說:“過了,過了。不可妄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達和有些擔憂的望著李中易,柴玉娘打上了門,人臣之家,還真不好處理。

        若是皇室的男性成員。李中易完全可以擺出當朝副相之威,針尖對麥芒的與其對著干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柴玉娘偏偏是個未婚的皇室公主。還是今上最寵愛的親妹妹,李中易不由得一陣頭疼。輕不得,重更不能。

        折賽花手下雖然有幾十個見過血的女將。可是,在這種節骨眼上,如果讓這些女將出面,非但派不上用場,反而對她們有害。

        要知道,以下犯上,即使有天大的道理,也是死罪!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心里明白,柴玉娘闖進門來,除了他親自出面之外,無人可制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中易,你是不是個男人?你給我出來!”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中易轉過角門之時,赫然聽見柴玉娘的吼叫聲,“李中易,你給我出來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瞥了眼,故意側頭,很有些尷尬的李云瀟,他不禁有些啼笑皆非。

        自從投周之后,很長時間以來,已經無人敢于,當面對李中易直呼其名。

        就連大周帝國的至尊——柴榮,在召見李中易的時候,不僅要賜座,而且,一直稱其為李卿。

        魏王符彥卿雖是首席外戚,可是,論及對朝政的影響力,已經不如李中易這個副相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周朝,自從太祖定鼎開封之后,就開始有意識的崇文抑武,整個帝國的權力,逐漸集中到了政事堂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這個副相,雖然暫時不需要輪值,而且沒有簽押權,可是,明眼人應該都知道,群相制應該已是必然的趨勢。

        群相制的要義,就在于,毋使大權集于首相一身,令副相有實力制衡首相!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如此急于尋李某,不知所為何事?”李中易擔心下人一時性急,沖撞了柴玉娘,那等于是送了把柄給柴玉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姓李的,我一向恩怨分明,你既救了我一命,我就應該表示感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夕陽之下,一襲紅裝的柴玉娘,顯得格外的英姿颯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看了眼美艷不可方物的柴玉娘,他心想,也不知道哪一位附馬爺,有緣分娶了這么一位絕代的公主?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殿下,在下不過是奉詔而行罷了,你實在要謝,應該感謝陛下的宏恩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緊緊的扣住柴榮的旨意,目的就是不想授人口食,徒惹麻煩。

        做臣子的,必須謹記,滿招損,謙受益的古訓,戒驕戒躁,尤其是不能貪皇帝之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中易,我不過是想請你吃頓飯,表達一番謝意義罷了。你府上的奴仆,竟敢當著我的面,揍我的人,請問是何道理?”柴玉娘也不是吃素的,開門見山的就想給李中易,扣上大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淡淡的一笑,拱著手說:“公主殿下,您的身份尊貴,無論做什么,在下都不敢有絲毫的怨言。只是,朝廷自有法度在,不管是誰家的奴仆,膽敢擅闖在下的府第,都應受到嚴厲的懲處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玉娘原本就是個冰雪聰明的女子,她自然聽得出李中易的言外之意:當初,她縱奴當街撒野,李中易可是沒有絲毫的留情,直接命人將刁奴們統統拿下,發交開封府治了重罪,懲處最重的那幾個奴仆,甚至被流放了三千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公主殿下,您乃是金枝玉葉,如果消息傳揚出去,恐怕會損及陛下之明啊。”李中易的每句話,都借著皇家的顏面,作為大帽子,壓得柴玉娘簡直喘不過氣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……太欺負人了……”柴玉娘被李中易夾槍帶棒的一通挖苦和數落,給氣得俏面通紅,渾身發顫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來人,傳我的話,今日之事,若有人膽敢亂嚼舌根子,立即亂棍打死,扔去亂墳崗喂狗。”李中易故作姿態的發了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云瀟差點笑出了聲,李中易雖然一向以軍法治家,可是,還從未有過如此虐待小人的殘酷搞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喏!”李云瀟特意拉長聲調,不僅復述了一遍李中易的吩咐,而且,有意識的大聲說,“爺,咱們家的兄弟,絕不可能亂嚼舌根子,就怕有些人嘴巴不嚴,走漏了風聲,這可怎么辦啊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主仆二人,說唱俱佳的表演,可把盛氣而來的柴玉娘,連鼻子都氣歪了!(未完待續。。)

        ps:    開會拖的時間很長,更晚了,拜托大家的保底月票,多謝了!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3885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