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463章 白熱

第463章 白熱


        耳內聽著城中的喊殺聲,耶律斜軫心急如焚,恨不得插上翅膀,飛進潤州城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耶律斜軫更明白,不把李中易部署在城外,貼墻列陣的飛龍騎軍擊垮,他就算是真的變成了飛虎,也不可能飛進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南蠻子很狡猾啊……”耶律斜軫只覺得一陣頭疼,他一直自詡為超越耶律休哥的契丹第一名將,此時此刻,卻只能眼睜睜的干看著,沒有太好的辦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城中的殺聲一浪高過一浪,耶律斜軫心頭猛的一驚,以他多年的軍旅生涯,他馬上意識到,南蠻子的援軍只怕是,增加了許多。

        不行!耶律斜軫咬緊牙關,把心一橫,一旦耶律瓶有失,他這個所謂的兵馬副總管即使不掉腦袋,也再無出頭之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耶律響,等會我沖出去之后,你帶上本隊人馬,護住我的側翼。不須出戰,只需監視南蠻子即可。聽好了,你只需要堅持半個時辰,就是奇功一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危急關頭,耶律斜軫來不及多想,只能選擇豁出去了!

        對于一直藏有野心的耶律斜軫來說,如果被貶去白山黑水之間,從此無法帶36,兵上陣,比殺了他還難受。

        耶律響是耶律斜軫一手提拔起來的心腹干將,他當下毫不猶豫的抱拳拱手,說:“總管,您就放心去救公主殿下吧,南蠻子們,除非從我的身上踩過去,否則,休想靠近北門半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臨陣失陷公主。那可是天大的罪過,耶律斜軫是皇族宗室。尚有一線生機,他耶律響絕對會掉腦袋。

        鎮守潤州的日子。對于耶律響來說,絕對是異常滋潤的好時光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長期且大量食肉的關系,耶律響那個方面的需求,特別強。平日里,耶律響只需要呶一呶嘴唇,下邊的人當即心領神會的出去打草谷,搶幾個年輕貌美的漢女,獻給他嘗鮮。

        兩個人商量妥當之后,耶律斜軫厲聲大喝道:“救出公主殿下。重重有賞;誰敢臨陣脫逃,殺他全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耶律斜軫毫不遲疑的縱馬沖了出去,耶律響則點齊了他的本隊兵馬,從西邊掩護著大部隊的側翼。

        實際上,那兩千多漢人的騎軍,壓根就沒有放在耶律斜軫的眼里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,以耶律斜軫的過人眼力,依然一眼看穿破綻:南蠻子的騎兵將領,比驢還蠢!

        漢軍騎兵雖然排著整齊的隊列。看似嚴陣以待,卻因為彼此之間擠得太緊,實際上,等于是徹底放棄了臨機調動。隨時機動出擊的能力。

        騎兵的作戰要領,并不僅僅是有馬這么簡單,其中涉及到的軍事作戰訣竅。不比步軍少太多。

        客觀的說,論及騎兵的指揮作戰。李中易確實不如從小就在騎兵堆里長大的耶律斜軫。

        攻潤州,不是騎兵在草原上對攻。需要防備的,只是耶律斜軫利用騎兵的速度優勢,打個措手不及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早在攻擊潤州之前,李中易根據飛龍騎軍訓練不足,沒有實戰經驗的特點,定下了守拙的騎兵戰術。

        飛龍騎軍確實是一幫子菜鳥騎兵,軍官菜,士兵也菜!

        巧婦難為無米之炊,鑒于飛龍騎軍的菜鳥狀態,李中易無奈之下,只得讓他們干傻事,打呆仗。

        說白了,李中易對于飛龍騎軍的要求,異常簡單和明了:只要不把后背留給耶律斜軫,就算是大功一件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盡管耶律斜軫看破了飛龍騎軍的底細,卻也只得無奈的分兵予以監視和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潤州城的北門附近,耶律瓶和韓匡嗣的人馬,已經被增援上來的周軍團團圍住。

        北門的城墻之上,新近趕來的羽林右衛的官兵們,絡繹不絕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許是意識到形勢異常危急,韓匡嗣急得直冒冷汗,耶律瓶如果被周軍逮去,很可能只是獻俘于開封。

        韓匡嗣本是漢人,卻效忠于異族之契丹人,他如果落入了周軍之手,豈有活路?

        冒著密集的箭雨,韓匡嗣在牙兵們的護衛之下,仔細的打量了一番四周的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 受限于城中道路的狹窄,從四面八方圍過來的周軍,固然攻勢如潮,可是,在公主府家將們的拼死抵抗之下,進展卻并不快。

        惡戰正酣的當口,不管是契丹的勇士,還是漢軍的官兵,誰都沒工夫將自家陣亡袍澤的遺體,從兩軍陣前搶出來。

        除非,周軍敢于縱火,以韓匡嗣的估計,他們還有一點點殺出一條血路,逃出生天的可能性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冷汗浸透官袍的當口,韓匡嗣突然發覺,潤州北門的千斤閘并沒有完全落到地下,尚留有半人高的空隙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時間,韓匡嗣驚喜交集,他毫不遲疑的對手下的牙兵們,厲聲下令:“快拆門板,快拆門板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在韓匡嗣的嚴令之下,十幾塊門板被拆了下來,用繩索捆牢之后,被牙兵們用力抬起,斜斜的舉在了頭頂之上,前后同時這么一遮,效果簡直棒極了!

        從城頭射下的弩矢,穿透了兩層門板之后,再扎入護體的鐵甲,已經強弩之末,即使入肉,也是輕傷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還想逞強的耶律瓶,硬是被忠心耿耿的耶律不花,強行拖入門板之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韓總管,只要公主殿下平安離開潤州,我耶律不花,交你這個朋友!”身為公主府的老管家,耶律不花素知耶律瓶的面子很薄,所以,他主動出頭,算是替韓匡嗣搭了個下臺階的梯子。

        見耶律瓶沖他微微點了點頭,韓匡嗣暗暗一嘆,如果是平日里,能夠獲得親近耶律瓶的機會,他絕對會喜出望外,引以為榮。

        韓匡嗣這個聰明人,他何嘗不知道,就在此前不久,耶律瓶以及她的家將們,一直把他視為仰賴契丹人鼻息的,可以任意打罵的走狗!

        問題是,耶律瓶和他,如今已是身陷重圍,逃生的機會,實在是頗有些渺茫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時,城頭上的李云瀟,早已經發覺,契丹人居然想出了加厚門板擋箭的絕招。

        嘿嘿,五行之中,水克火,火卻可以克木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上火箭!”

        耶律瓶還沒有逃出城去,在李云瀟的內心深處,其實一直認為,生擒一位契丹公主的意義,遠遠勝過拿下腳下的這座潤州城!(未完待續。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3936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