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486章 攀扯

第486章 攀扯


        聽說趙匡胤的親妹妹,趙雪娘出了事,李中易也不禁大吃了一驚,急忙問唐蜀衣:“她出了何事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前些日子,趙家的雪娘子在家里悶得慌,乘馬車出城郊游。誰曾想,路遇一群餓狼,驚了馬,翻了車,雪娘子身上多處擦傷,尤其是傷了臉……”唐蜀衣一邊介紹情況,一邊連連嘆氣。

        上次去趙府的時候,李中易見過嬌憨的趙雪娘,那小妮子長得異常之俊俏,十分可愛。如今,趙雪娘卻因為車禍傷了臉,這可真真是天妒紅顏吶!

        “可曾延請名醫診治?”李中易脫口問道,轉念間,卻暗自搖頭,他問的簡直就是廢話。

        以趙匡胤如今的殿前司副都點檢的崇高地位,京城內外有名有姓的名醫,哪有請不到的道理?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怎么沒請名醫?趙家四處撒請柬,京城之中的名醫,軟硬兼施的請了個遍,卻都不頂用。”唐蜀衣和老趙家打交道的次數比較多,和趙雪娘也見過幾次面,相談甚歡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抱著狗娃,坐到椅子上,略微一想,心下已經有了計較。

        誰知,李中易剛轉過念頭,就聽∠,李云瀟快步跑進來,稟報說:“爺,趙府的大管家求見。小人問他何事,那大管家死活不肯細說,只是一個勁的哀求,放他隨行的馬車進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將懷里的狗娃放到地上,信手端起茶盞,剛喝了一口茶湯,眼前猛的一亮。唉,這個趙老二。簡直算計到了骨頭縫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柴榮一直沒有召李中易進宮陛見,所以。他這個北進帥臣的任務,也就沒有徹底交任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朝廷的規矩,李中易在陛見之前,絕不可能擅自離府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問題是,李中易有神醫之名,向來都是手到病除。

        趙家的老祖宗杜老太君,又是個偏疼幺女的性子,不可能坐視女兒毀容。既然李中易無法私下見客。那么,趙府大管家帶來的那輛神秘馬車里邊,就很可能載來了趙雪娘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念及此,李中易不由把目光投注到唐蜀衣的身上,輕聲吩咐道:“如果所料不錯,趙雪娘應該來了,你趕緊去接待一下,命人收拾好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說到這里,李中易頗有些遲疑。趙雪娘乃是未婚的黃花大閨女,又是趙家的掌上明珠。

        男女有別,不得不防。一旦,有不好的風聲傳了出去。趙家顏面掃地且不去說它,趙雪娘將來還怎么嫁人?

        未婚私通的惡名,即使是重兵在握。地位崇高的老趙家,也難以承受!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和趙老二的關系。也僅僅只是異姓兄弟罷了,并非正經的親戚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風氣即使再開化。豈有未嫁之高官家的小娘子,客居于他人外院之理?

        由于李中易的逐漸崛起,遷居于開封城內的李氏親族們,經常有上門打秋風,或是尋靠山幫忙理論的習慣。

        人來人往之際,就算李中易安排得再嚴密,恐怕也很難確保,萬無一失,消息不會走漏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想到這里,不禁暗暗埋怨趙老二,兄弟,你這叫干的神馬事體?

        得了李中易的提醒,唐蜀衣這才恍然猛醒,脫口而出:“哎呀,不好辦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擰緊眉頭,仔細的琢磨了一番,最終,想通了一個道理。

        來求醫的趙雪娘,不管是居于外院,還是住進二門以內,只要是走漏了風聲,他李某人除了娶她之外,別無他法。

        趙雪娘,有可能給李中易做妾么?咳,這簡直就是本世紀以來,最不好笑的冷笑話!

        “姓趙的,趙老二,還有你,趙普,趙則平,你們好,你們真的都很好!”李中易咬牙切齒的拍案而起,趙家的主仆,太會算計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李中易明知道這是個坑,卻又沒辦法當面拒絕,只能被吃得死死的。

        為啥呢?道理其實很簡單,老趙家為了趙雪娘毀容的問題,都已經到了不顧顏面,硬送閨女上門的地步,他李中易如果不想背負見死不救的惡名,也只能是捏著鼻子認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大宅之中,哪一處地方最保密?答案不問自明,除了李中易的內書房之外,更有何處?

        “瀟松,你趕緊帶人去收拾干凈我的內書房。”李中易終究是個心軟的,他嘆了口氣,扭頭又吩咐唐蜀衣,“你親自去一趟,把馬車迎進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說句心里話,李中易其實壓根就不怕,和趙家撕破臉皮。問題是,如果趙雪娘真的因此毀了容,他恐怕難過自己心里的那一關。

        唐蜀衣當家多年,早已不是大門不出,二門不邁,被嬌養籠中的金絲雀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李中易的提點,這里頭的彎彎繞繞,就算唐蜀衣不是全懂,卻也可以猜得個,七七八八。

        老趙家,這是想一箭雙雕吶!

        唐蜀衣,其實并不是特別擔心,遠在南唐的未來主母周嘉敏。她和李中易多年相處,情分不一般,又有長子狗娃護身,將來李家后宅的掌家之權,還真未見得,就會落入周嘉敏之手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趙雪娘,卻大不相同。一旦,趙雪娘成了李中易的正妻,以其娘家顯赫的權勢與門第做倚靠,唐蜀衣再想保住掌家之權,必是癡心妄想。

        更要命的是,若是趙雪娘將來順利得子,狗娃哪里還有可能接掌李家的基業?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發覺,唐蜀衣雖然嘴上答應著,腳下卻沒有挪步。眼眸微微一閃,李中易便知,唐蜀衣又想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你且去安置趙家來人,毋須多慮,吾自有主張。”李中易變相提醒唐蜀衣,老李家的家務事,只有他才掌握著最終的決定權。

        唐蜀衣想起李中易的個性。不由暗自慚愧,她的男人從來都是吃軟不吃硬的性格。老趙家如此趕著鴨子上架。玩出霸王硬上弓的把戲,李中易絕無可能就此屈服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時間。唐蜀衣想通之后,心下大定,昂首挺胸的去了側門那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一直以軍法治家,家中的仆從和奴婢們,早已訓練有素。

        隨著清場嚴令傳下,趙雪娘的馬車,在精銳牙兵的護衛之下,緩緩駛入李中易的內書房院內。

        此時,趙府的大管家。長長的吁了口氣,他總算是沒有辜負了家主的重托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不瞞唐夫人,車內之人,便是我家雪娘子。”趙家大管家的一番介紹,令唐蜀衣甚至有一種吞吃了綠頭蒼蠅一般的厭惡感。

        以兩家的關系,只要趙家事先通個氣,以李中易的脾氣,絕無可能袖手旁觀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趙家人偏偏玩了一手先斬后奏。等趙雪娘進了后院,這才吐露真相。

        這,哪里是什么求助,簡直就是明火執杖的霸道嘛!

        唐蜀衣盡管心里大為不滿。面上卻絕不顯露出來,她故作驚訝的問大管家:“為何事先不下帖子過來?”

        大管家聽出唐蜀衣興師問罪的語調,趕忙彎下腰。拱手道:“都是小人的過錯,一聽說許多言官彈劾李帥。心頭一急,啥都沒帶。就跑了過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蜀衣被這大管家噎得不輕,心頭立時火起,這么大的事,豈是他一個小小的所謂管家,可以做主的么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唐蜀衣打算收拾一下大管家的時候,馬車之中突然傳來了趙雪娘虛弱不堪的嗓音,“唐姊,你且莫怪他,全是妹妹我的不是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當初,得知趙雪娘受了傷,唐蜀衣曾經代表老李家,登門前去看望。因為兩家的關系不同,李中易又是舉世聞名的神醫,所以,唐蜀衣雖未見著趙雪娘本人,倒也獲知了她面部有傷的實情。

        唉,女兒家,臉上出了大毛病,換誰受得了?

        唐蜀衣雖然掌家多年,對于外人和下人,頗有幾分狠辣的手段。不過,唐蜀衣畢竟身為女子,知道女人毀容之后的難處,先前的那點點芥蒂,倒也暫時拋之腦后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妹妹,你來我家,老太君可知曉?”唐蜀衣按照李中易的吩咐,問出了心中最大疑惑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許是羞于見人,趙雪娘隔著車廂,沉吟了片刻,這才低聲說道:“是奴家自作的主張,家母并不知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唐蜀衣腦子里,頓時一昏,竟然是私下里跑了來,假如趙雪娘在李家出了啥事,豈不是要命嘛?

        幸好,李中易沒有露面,唐蜀衣暗暗慶幸不已。事到臨頭,唐蜀衣也沒啥好辦法,她只得克制住內心的慌亂,試探著又問趙雪娘:“娘子莫非是想尋我家老太公瞧病?”

        一直躲在暗中的李中易,聽了唐蜀衣的問話,不禁暗挑大拇指,此話問的,端是高明,不愧是他李中易十分信賴的掌家娘子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奴……奴信得過無咎哥哥的醫道。”趙雪娘期期艾艾的說出了她的心里話。

        面對如此極品的回應,唐蜀衣整個人立時就不好了。她暗地里腹誹不已,真是一個被寵壞了,不知羞的小娘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唐蜀衣畢竟不是醫生,李中易卻是兩世名醫,但凡是真正的名醫,都必然精通患者心理學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想象得到,趙雪娘在毀容之后,喝過無數的湯藥,敷過無數的玉膏,卻逐漸從希望走向絕望的悲慘心境。

        別說毀容了,就算是為了短暫的留駐美貌,女人甚至可以付出縮短壽命的沉重代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一直沒露面,其實是在琢磨一個問題,趙府的大管家,究竟有幾個狗膽,敢私下里擅作主張,送女主子去大男人家里瞧病?(未完待續。。)

        ps:    正經的兩更送上,最后一天的月票,都砸來吧,鼓勵鼓勵司空,下個月加油碼字!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3959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