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530章 誰敢攔我

第530章 誰敢攔我


        在竹兒小娘子的伺候下,李中易沉著冷靜的換上官服,然后,輕車簡從的跟著來使,一起朝宮里行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宮門前,雙腳剛剛落地的李中易,迎面就見魏仁浦也從車上下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相公,一向可好?”魏仁浦背著燈火,朝李中易眨了眨眼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當即意識到,宮里應該出了大事,一般情況下,假如柴榮僅僅是病危,沒必要把政事堂諸相一起叫進宮里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唉,天氣轉冷了啊。”李中易若有深意的遞了個眼神給魏仁浦,給了個小小的暗示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在前,李中易在后,正欲上馬進宮,緊跟著來的李瓊叫住了他們,“魏相公、李相公,請留步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因為魏仁浦資格老許多,排名又列在李中易之前,所以,李中易并未搭腔,等著這位魏相公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也沒心情和李瓊多磨牙,這個敗軍之帥,即使是虎死不倒威,也沒有幾天蹦噠的好日子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老李相公,您上了年紀,腳下慢點。”魏仁浦本是一句無心之言,蓋因李瓊確實已是七十高年齡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李瓊卻觸↙,景生情,誤會魏仁浦諷刺,開平郡王府,即將倒塌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瓊快步走到近前,拱了拱手說:“老夫雖老,卻也一頓可食五斗米,日御三女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有些好笑,這個時代的權貴們,最怕別人說他們老了,總喜歡拿女人說事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呢,在后世也是大致差不多,男人都怕別人諷刺,你的關鍵部位不行了,那絕對是的奇恥大辱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也許是察覺到。他自己略有失言,趕忙拱著手說:“老相公,老當益壯,實在是可喜可賀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瓊和魏仁浦一直沒啥交情,也沒太在意說的是真話,還是假話。此老徑直走到一旁,既沒靠近李中易,也不挨著魏仁浦,算是兩不沾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暗暗點頭,李瓊雖然不是帥才,玩政治卻是很有一套。值此敏感的時候,李瓊無論和誰走得更近,都必定會引起皇家的注意。

        三位相公分別上馬,在小內侍的引領之下。來到了崇政殿邊上的偏殿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進殿一看,范質、王溥、李筠、李谷、吳廷祚,這五位宰相,全都到了場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沒心情客套,按照各自的位次,坐到了椅子上,悶頭喝茶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可以裝傻喝茶,范質畢竟是首相。他老人家坐著政事堂的頭把交椅,可不能當悶嘴葫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諸位相公。陛下剛才昏過去了。”范質暴出猛料的時候,視線不經意的掃過李中易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符皇后一直厭煩著李中易,就連李中易給陛下開藥方,都不許用。

        誰曾想,這才過了幾日?陛下竟然莫名其妙的昏死了過去。出氣多,進氣少,恐怕大行之日,也已經為時不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范質以為,符皇后終究還是政治經驗。嚴重不足。李中易是什么人?他既是朝廷重臣,腦袋上又頂著個神醫之名,若是應景的時候,有人把符皇后拒絕李中易藥方的事抖露出來,那么,她的麻煩也就大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早就察覺到范質的眼神不對勁,不過,此時此刻,無論如何都輪不到他這個第八個相出面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官場上,等級制度森嚴,即使同為宰相,也須顧忌到,年齡、資歷、影響力等多種因素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才不傻呢,在這個節骨眼上,他只須盡足做宰相的本分,也就足夠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凡事,都有高個子頂著,這話正是應到了范質的頭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范質畢竟是進士出身,飽讀了一肚子的詩書,平生一直十分注重,掛著羊頭賣狗肉的虛偽禮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諸位,陛下此前已經有詔,命皇太子監國,皇后娘娘垂簾聽政……”范質說到這里,故意停頓了一下,觀察過眾人的神態后,他這才接著說,“陛下養病期間,曾面諭老夫,待到時機成熟之日,一定傾國之力,北伐契丹,收復燕云十六州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質說完這番話后,視線再次不經意的掠過李中易身上,他沒有明說的,卻是柴榮的原話:欲收燕云,必用李無咎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,柴榮雖然沒了下文,范質卻想到了一個典故:飛鳥盡,良弓藏!

        這么多年的君臣相得,范質對柴榮的了解,異常之深。如果,柴榮能夠活到收復失地之日,雖不至于大誅功臣,但是,收繳軍閥藩鎮們的兵權,鞏固朝廷權威,絕對是必然的措施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瓊雖然資格老,爵位高,可惜的是,新近在南方戰敗,整個人的精氣神,都萎了一大截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筠是典型的藩鎮,新近由使相,晉升為真宰相。實際上,所謂的真宰相,也不過是名頭好聽一些罷了,李筠自己覺得,他在繁華的開封城內待著,遠不如在自家的地盤上,那么輕松自在。

        只是,李筠也只敢私下里這么想一想罷了,柴榮沒徹底躺下之前,即使借他十八個膽子,他也不敢公開說出心里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谷和王溥,平日里就一直走得很近,值此關鍵時刻,這兩人早就打定了主意,爭取早日把范質這個獨攬大權的首相,趕下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吳廷祚本是先帝重用和寵信之人,他的內心深處,一直比較偏向于,讓李重進這個先帝的親外甥,登基做皇帝。

        只可惜,先帝駕崩前,偏偏選中了今上繼位,吳廷祚也沒有招,只得臣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沒敢翹起二郎腿,他正襟危坐于椅子上,上半身紋絲不動,手捧著茶盞,等著范質繼續放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說白了,以符皇后對范質的信賴程度,值此危急存亡之秋,這兩個人如若事先沒有協調過立場,李中易是絕對不信滴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中易放下茶盞的同時,一個符皇后身邊的小內侍,慌慌張張的跑進偏殿,湊到范質的耳邊,小聲說了一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范質瞇起兩眼,仔細的聽小內侍說完,這才淡淡的說:“汝且去稟知皇后娘娘,就說老夫知道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發覺,偏殿內的眾人,除了他之外,注意力全都集中到了范質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這個節骨眼上,李中易心里非常有數,一旦柴榮真的躺下,喪儀肯定不可能出錯。

        出錯的最大bug,其實,就落實在趙家兄弟,以及五代第一陰謀家趙普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范質沒動地方,殿外卻傳來了韓通那粗獷的大嗓門,“滾開,我要見陛下,誰敢攔我?”(未完待續。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4005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