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532章 山陵崩塌

第532章 山陵崩塌


        遺詔不長,開頭大致簡述了一番,郭威和柴榮的豐功偉績,然后就轉入正題,其中最重要的意思便是:國家不可一日無主,若有那么個萬一,則皇太子于柩前即皇帝位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這時,忽然一位雪衣女子,從殿后闖了進來,大聲呼喊道:“皇兄,皇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柴榮勉強打起精神,看著來人,面露不舍之色,柔聲喚道:“玉娘子,皇兄答應你了,以后莫在怨恨于我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玉娘顧不得女兒家的羞澀,快步撲到龍床跟前,抱著柴榮的胳膊,放聲大哭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玉娘,你……”符皇后見柴榮喘氣都很困難,不由勃然大怒,厲聲喝斥柴玉娘。

        柴玉娘仿佛沒聽見符皇后的暗示一般,緊緊的抱住柴榮的胳膊,泣道:“我只要皇兄好好兒的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柴榮的臉色,逐漸灰暗了下去,異常吃力的撫摸著柴玉娘髻上的青絲,喘著粗氣說:“幫你皇嫂照看好六哥兒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柴玉娘雖然單純,其實非常聰明,眼見著柴榮快不行了,她趕忙扭頭叫喚李中易,“李無咎,你還楞著干嘛,快點過來,替我皇兄瞧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¢,

        符皇后冷冷的瞪著,從后排起身的李中易,眼神里明顯透露出,信不過李中易的意思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個節骨眼上,李中易毫不遲疑的站到了柴玉娘的一邊,既然柴玉娘已經成了他的正室娘子,自家的老婆,這胳膊肘無論如何。都會朝內拐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快步走到龍床邊,探手搭在柴榮的左腕脈上。嚇,情況糟糕透頂!

        盡管心里早有準備。李中易的一顆心,依然砰砰直跳,準確的說,柴榮的大限已至,如果不用針灸,必定活不過一刻鐘。

        問題是,李中易心里明白,柴榮必定還有話,交待韓通和趙老二等一干心腹武臣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取銀針來。”李中易不及多想。斷然吩咐了下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殿內的大小內侍以及宮女們,都只當沒聽見似的,大家都拿眼瞅著符皇后,等待著她的指令。

        柴玉娘對李中易的信任感,那絕對是超乎尋常的強悍,她二話不說,抬腿就是一腳,將身邊傻站著的一個內侍踢倒在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狗奴才。你莫非想害死我的皇兄不成?”伶牙俐齒的柴玉娘,張嘴就給地上的內侍扣上了根本戴不得的大帽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符皇后聽得很清楚,柴玉娘明著罵小內侍,實際上。她那是在指桑罵槐呢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去取銀針來。”符皇后畢竟不是常人,她雖然十分厭惡李中易,卻也知道。李中易的一手針灸手藝,堪稱獨門絕活。

        符皇后發了話。有個機靈的小內侍,趕緊跑到御醫們待著的隔壁偏殿。找來針盒,快步跑了回來。

        柴榮的情況越來越糟糕,李中易顧不得說話,直接取針在手,在柴榮的人中,以及耳后諸穴,反復的扎、揉、搓、捻。

        不大的工夫,柴榮悠然醒來,雙眼空茫的看了好一陣子,瞳孔這才慢慢的聚上焦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皇兄,您還有什么話,趕緊吩咐吧。”柴玉娘強忍著盈眶的熱淚,急切的盯在柴榮的臉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一共三份詔書,剛才一份是給相公們的,還有一份給帥臣們,最后一份給群臣。”柴榮顫聲完整的說出了他的心意,“叫帥臣們都進來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質接了柴榮的眼色,急忙起身,領著朝中八相,離開了寢宮,至偏殿等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出門的時候,迎面看見,趙匡胤、韓通、石守信等軍中重將,依次排開,急匆匆的跟著內侍走上臺階。

        嗯,皇帝要見將軍們,必定暗中有所囑托,李中易為了避嫌,沒敢停下腳步,直接跟著班次走人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李中易轉身的一剎那間,趙匡胤那雙精光閃閃的眸子,在李中易的身上,完整的繞了一圈。

        將軍們已經進宮很久了,李中易并不清楚,柴榮要給武將們留下什么樣的遺言。但是,他心里卻十分清楚,主少國疑,臣心浮動的大變局時代,正在徐徐拉開帷幕。

        范質確實是個難得的宰相,只可惜,此公太喜歡攬權,并不擅長分權力的蛋糕。

        符皇后此前一直是個深宮婦人,根本就沒有駕馭群臣的任何經驗,有可能駕馭整個帝國的前進之舵么?

        坐進偏殿之后,李中易瞇起兩眼,盯著手里的茶盞,心里盤算的卻是,趙普會不會提前動手?

        如果,按照歷史的進程,趙老二會在被貶出京城之后,伙同趙老三和義社十兄弟,一起篡了柴家的江山。

        現在,由于李中易的從天而降,歷史已經發生了驚人的變化,明確的前景,反而變得混沌不清。

        突然,皇帝的寢宮那邊,傳出震耳欲聾的哭聲,范質豁的站起身子,快步朝外面跑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說句心里話,李中易這還是頭一次,見到范質如此失態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也是,柴榮也許有些對不住李中易,對不住趙老二,卻絕對信任范質。

        政事堂首相的高位,那可是絕對的一人之下,萬萬人之上的二號寶座,范質一坐上去,便是五年多,地位之穩固,令人發指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柴榮的駕崩,對范質的影響其實是最大的。李中易親眼目睹,范質掩面大哭,腳步踉蹌的沖出殿門。

        驚天動地的哭聲,鐘鼓樓那邊,一聲接著一聲的喪鐘聲,向天下人昭告了一個事實:帝國的老主人,升天了!

        柴榮登基六載,確實有大恩惠于天下人,輕徭薄賦,精兵簡政,草民們不僅分得田地,更獲得了珍貴的休養生息的機會。

        一時間,宮里宮外,響起鋪天蓋地的哭聲。令人心下徹然。

        今上走了,走得異常之早。也肯定走得不甘心。但是,他畢竟還是登了天。無法帶走半片云彩。

        陛下走了,鐘鼓齊鳴,群臣也都紛紛換上喪服,慌忙出門,跪滿了整個皇宮門前。

        帝國的老主人走了,新天子即將登基,按照,一朝天子一朝臣的至理名言,做臣子的不可能不擔心既得利益。以及未來的前程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,皇太子不過是幾歲小娃兒罷了,他有可能坐穩父祖留下來的萬里大好河山么?

        一切都是個未知數!

        范質見符皇后哭得死去活來,連封城的命令都沒有下達,他不由心中大急,趕忙招手喚過一名內侍,厲聲命他去轉告符皇后,必須馬上派兵,執行最嚴厲的封城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太祖高皇帝駕崩的時候。范質已經經歷過一次類似的場景,處理起來自是駕輕就熟。

        哭得昏天黑地的符皇后,聽了內侍的傳話之后,猛然驚醒。她的男人死了,這就意味著,整個帝國的頂梁柱。已經徹底的塌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萬一有野心家,想趁如今的混亂局面。渾水摸魚,那就要出大事啊!

        符皇后抹了把淚。當即叫來范質和樞密使袁彥,吩咐說:“速傳軍令,調禁軍封城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袁彥本是陜西軍閥,柴榮臨終前,為了羈糜于他,故意賞了個樞密使的高位,以便就近控制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對于柴榮的駕崩,袁彥看似哀傷,其實心里樂開了花,他故意裝傻的只是點頭,絕不肯多說半個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惜的是,范質卻是為政的老手,他當即建議說:“娘娘,似乎應該派出捧圣控鶴軍與虎翼軍,一起維護京城的治安?”

        符皇后雖然不懂為政之道,卻也是絕對的聰明人,她被范質一點就透,立即意識到,控制京城軍隊,絕對不能出自任何一個武將的部下。

        難怪柴榮以前常說,異論相攪,毋使眾臣們,合而謀我!

        經范質的提點,符皇后的思路大開,也更加的靈活的,當即下令說:“來人,去喚兩位皇子過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范質暗暗點頭,符皇后的舉一反三,令他極為滿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柴榮走了之后,除了軍隊要控制好之外,便是對柴宗訓即將接手的皇位,威脅最大的兩位妃子的兒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秦妃和惠妃,皆是南唐中主獻給柴榮的絕代美貌佳人,巧合的是,她們倆僅僅差了一個月,便分別產下了一位皇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略顯諷刺的是,以貴妃之尊,統攝六宮的符皇后,肚子里卻一直沒有動靜,她的膝下,只有柴宗訓這一個假子。

        現任皇太子,柴宗訓倒是異常乖巧,一直稱符皇后為母后。實際上,嫡親的姨母和外甥,血緣關系無論多么的近,也不可能是真正的母子。

        將來,符皇后崩后,柴宗訓如果那時還在位,封詔里,絕對不可能出現,誕育今上,這四個字。

        宮里宮外,一片哭聲,符皇后在范質的協助下,哭一會兒靈,便去偏殿下幾份詔命,倒是兩不誤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和其余諸相,全都閑得很,他們只能依次跪在柴榮的靈柩之前,放聲大哭,深深的表達出對先帝的哀悼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地位不同,韓通和趙匡胤按照規定的班次,跪到了諸位相公的后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雖然沒有回頭,卻憑直覺感受到,韓通確實哭得很傷心,撕心裂肺,哭天搶地。

        趙匡胤的哭聲,卻像是小貓兒,死了親娘一般,悶悶的,活像打雷。

        其實,哭靈,真心是門技術活,李中易親眼所見,動了真感情的宮女和內侍,有不少都哭昏了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起初沒有掌握到訣竅,哭得太過大聲,結果,不大的工夫,便把嗓子給哭啞了!

        宰相的地位畢竟不同,好幾個和李中易一樣,哭壞了嗓子的相公,都被內侍們趕忙攙進了偏殿。

        至于,武臣身份的韓通和趙老二,則沒有這么好運了,他們一直跪在靈前,嚎啕大哭。(未完待續。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254007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