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708章 屠

第708章 屠


        沖殺過來的契丹騎兵們越來越近,如雷的馬蹄聲中灰塵滾滾,喊殺聲震天,如果是膽子小的人,恐怕是未戰已經先膽怯了!

        李家軍的將士們卻非常沉得住氣,第一列負責瞄準射擊的弩手們,哪怕已經可以看清楚的看見,敵人揮舞著鋼刀的猙獰面容,卻依然靜靜的保持著標準的戰斗姿勢。

        和煦的陽光映射下,敵人的鋼刀上時不時的閃現出刺目的寒光,令人不寒而栗!

        一百五十丈,一百二十丈,一百丈,契丹人狠命的踢打著胯下戰馬的腹部,開始全面加速沖刺。

        眼看著敵人就要沖殺到眼皮子底下,李家軍第一列的弩手們,依然一臉平靜的等待上官的軍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勞骨寧所處的位置,恰好可以居高臨下,他驚訝的發覺,南蠻子們仿佛被氣勢逼人的騎兵沖鋒,徹底的嚇傻了一般,奚人勇士的馬蹄都快踏到他們的鼻子上,竟無一人敢發一箭!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南蠻子都是熊包懦夫,死到臨頭了,還不知道放幾箭壯壯膽。”勞骨寧身旁的各部落族長們,仿佛得了傳染病似的,你一言我一語,肆無忌憚的恥笑李家軍的懦弱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以我的看法,所謂的南蠻子最強的軍隊,也不過如此嘛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一群浪得虛名的懦夫罷了,根本不值一提……”室韋族的族長暴熊一邊狂笑,一邊利用他從漢人謀士那里學來的幾句漢話,大肆嘲諷李家軍的無能。

        勞骨寧卻隱約察覺到了一絲不詳的預兆,他陰沉著臉,擺了擺手,大聲說:“諸位,都別高興得太早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暴熊是個大嘴巴,他大大咧咧的嚷道:“大王,兩千多勇士足以踏平南蠻子的軍陣。再說了,就算是全體陣亡了,對整個奚族來說,算個啥呀?”

        勞骨寧氣得快要吐血,室韋族的這位暴熊一向與他不和,為了爭奪好牧場,兩族之間經常發生一些小摩擦,雙方互有死傷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不是當面折損了顏面,勞骨寧倒也懶得理會暴熊的冷嘲熱諷,因為實力相差懸殊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如今契丹人快不行了,偌大的東京道地面上,將來以誰為尊,這的確是個不容回避的大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暴熊族長,我們奚族已經派出了最精銳的勇士在前邊打頭陣,你們室韋一族肯定不會落在咱們的后頭吧?”勞骨寧明知道室韋的總兵力才一萬出點頭,卻偏偏反將了暴熊一軍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哈哈,我們小小的室韋族才多少戰士,豈敢和大王您爭功吶?”暴熊雖然脾氣暴躁,他能夠當上族長,絕不是完全沒腦子的笨蛋,他順勢一滑就想溜出不利的局面。

        既然暴熊在面子上服了軟,勞骨寧也不想在大庭廣眾之前,做得太過火導致失了人心,也就扭過頭去,索性不再理會暴熊這個有名的“大嘴巴”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豎盾!”當契丹人即將進入騎弓射擊的范圍之時,李家軍第一線的軍官們紛紛下達了豎盾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轟轟轟……”無數面特制防箭的巨盾,被將士們以四十五度斜向豎了起來,將李家軍前排的十余列官兵,完整的遮擋在了盾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嗖嗖嗖……”奚族的勇士們借著戰馬狂奔的巨大慣性之利,搭弓就開始放箭,一時間,密集的箭雨如同冰雹一般,騰空而起惡狠狠扎進了李家軍的陣線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咚咚咚咚……”奚人射過來的箭雨,仿佛狂風暴雨一樣,密密麻麻的射到鑲嵌著鐵皮的大盾之上,發出令人恐懼的悶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呃……”一支流箭偶然間鉆入大盾之間的縫隙,兇狠的扎入一名李家軍士兵的前胸,瞬間將他射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盡管長箭扎透胸甲,深深的鉆入胸腹之中,鮮血不斷的噴涌而出,那名士兵卻死死的捂住嘴巴,不讓他自己發出很容易影響軍心的慘叫聲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醫士,醫士,速速將傷員抬下去救治。”近在咫尺的前線指揮官,當即下達了救治的軍令。

        很快,兩名救治營的醫士,貓著腰快步跑過來,迅速的將傷員抬上擔架,接到后營去接受治療。

        短短的幾個呼吸之間,奚族戰士們已經射出去五六箭,并且迅速的沖進了三十丈以內的最佳突擊距離。

        奚族千人隊將領收弓入囊,反手拔出鋒利的彎刀,指向李家軍的陣線,惡狠狠的吼道:“殺光南蠻子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按照他的經驗,都這么近了,即使南蠻子想開弓放箭,頂多也有一輪而已,主要挺過去了大,就輪到他們這些奚人勇士們,馬踏敵營砍瓜切菜了!

        “殺呀,殺光南蠻子……”奚族戰士們紛紛拔刀在手,左手舉起下盾,嚎叫著吶喊著,縱馬撲向李家軍的前沿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出長槍!”李家軍最前沿的軍官,見敵人已經顯然剎不住沖勢,隨即下令部下們,把三丈長的拒馬槍,從加了防護的車廂壁孔之中,完全伸出去,擺成了密密麻麻的刺猬陣。

        就在奚人勇士們的前鋒,已經突入五十米生死線之后,尖銳的竹哨聲適時響起,向弓弩營的官兵們發出了全面反擊的信號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聽我口令,第一列射擊,后排上弦,連環擊!”在最前沿指揮作戰的基層軍官們,紛紛下達了弓弩打擊的命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嗡……”弩箭夾帶著風雷交加的呼嘯聲,離弦的一瞬間,立時將半空中的大太陽遮掩得異常密實,仿佛烏云蓋頂一般,勢不可當的撲入奚人的沖鋒隊伍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”三棱形的弩矢夾帶著威不可當的風雷,迅速刺入一名奚人勇士的皮甲之中,還沒等奚人戰士慘叫出聲,便透體而出,在胸前扎出一個大血洞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唏溜……”高大的奚人戰馬,剛剛發出悲涼的長嘶,碩大的身軀便歪倒向了一旁,將騎在它背上的主人,甩到了半空中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啊……救我……”掉落于馬下的奚族勇士,僅僅發出一聲求救的微弱的呼聲,便被呼嘯而來的大群戰馬,踩踏成了肉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嗖嗖嗖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嗚嗚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原來異常囂張的奚族勇士們,他們做夢都沒有料到,從李家軍中射出的勁弩,其打擊的范圍竟然可以如此之遠。

        更令奚族勇士們感覺恐懼的是,李家軍的弩箭一波接著一波,一浪高過一浪,仿佛積蓄了半年的山洪,突然爆發一般,射出來的弩矢無窮無盡。

        每當半空中猛的一暗之時,奚族勇士們的沖鋒隊列,隨即就被切去一大截。

        無數剛才還鮮活的奚族勇士們,就這么莫名其妙的倒在了血泊之中,立時魂飛魄散。

        前邊的奚族勇士們紛紛勒韁勒馬,想掉頭往回逃,可是,后邊的奚族戰士們已經徹底的提高了沖鋒速度,哪里可能就這么輕易的停下沖勢?

        李家軍的指揮官們故意等奚族勇士們沖到近前,才下令釋放弩矢展開反擊,就是不想給敵人的沖鋒隊伍留下控馬轉彎避讓的余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轟……”正在掉頭向往回跑的奚族勇士,被從后邊全速沖上來的自家隊伍,撞了個正著,一時間,人仰馬翻,傷亡慘重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有接到停止射擊命令的李家軍弩手們,仿佛永動機一般,始終重復著一套規定的組合動作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放!”在軍官們的指揮下,李家軍的弩手們剛剛一齊釋放了弩矢,便用左手將神臂弩收回來,朝身后遞過去。

        弩手們向身后伸出右手的時候,一張已經上好了弦的神臂弩,已經在規定的位置,等待著他們的接收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列的弩手們,迅速的上好弩矢,架入射擊孔內,只要聽見指揮官的尖銳哨子聲,他們便扣下扳機,再將弩遞到身后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無數次的配合訓練,弩手們、輔助弩手們,以及上弦手們,哪怕是閉著雙眼,也完全可以將手里的器械,擺到袍澤們最順手的位置。

        勞骨寧和他身旁的族長們、長老們,全都目瞪口呆的望著山坡下的戰場,他們清查的看見:奚人勇士們仿佛成熟了的黍田一般,被永不停歇的死亡鐮刀,肆意的收割著生命和鮮血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這……這是怎么了?不,不可能,絕不可能……”在勞骨寧數十年的戰斗之中,還從未見識過眼前這一幕蓄意屠殺的慘劇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大王,大王,快下令吹號,讓戰士們撤回來,不然的話就來不及了……”勞骨寧身邊的奚人將領率先醒過神來,他急忙搖晃著腦子一片空白的勞骨寧,請他趕緊下令撤兵。

        勞骨寧猛然驚醒,再不下令撤退,他的兩千多精銳戰士,恐怕就要被狡猾的南蠻子屠殺殆盡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快,快,吹號,讓他們撤回來!”手足冰涼的勞骨寧顫聲下了撤退令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嗚嘟嘟……”奚人獨有的撤退號聲,瞬間響徹整個戰場,很快就傳遞到了奚人的前鋒隊伍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傲然立于山坡之上的李中易,忽然一聲長嘆,放下手里的單筒望遠鏡,淡淡的說:“落后的戰術,私心過重的統帥,難怪奚族只配送女人,去給契丹人做皇后!”(未完待續。)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14105529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