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900章 求爵

第900章 求爵


  李中易仔細囑咐了周道中一番,周道中頻頻點頭,并補充說:“除了開京戒嚴之外,末將以為江華島的防務也不可松懈,必須隨時防備有人暗中作亂。”

  李中易笑著點頭,夸獎周道中:“好,很好,不愧是老成謀國的能臣。”

  周道中完全沒料到,李中易對他的評價竟是能臣,聽話要聽音,這么明顯的暗示,他如果都聽不懂的話,那就白活了這么大一把年紀。

  “主公,下臣一定替您看好開京。只是,下臣有個請求,還望主公應允。”周道中單膝跪地,重重的叩了一個響頭。

  李中易也沒想到,周道中居然會在現在這個節骨眼上,公然下跪表忠心,他趕忙探手將他扶了起來,沒好氣的埋怨道:“男兒膝下有黃金,輕易跪不得的。說吧,只要不太過分的要求,我都答應你。”

  周道中偷偷的抹了把淚,細身細氣的說:“不瞞主公您說,下臣其實是前任安遠伯的外宅子……如若……若是有那么一天,下臣想求主公一個恩典,襲了安遠伯的爵位。”

  李中易心里打了個突,如果不是周道中挑明了說,他還真心不知道,老周居然是安遠伯李進的私生子。

  安遠伯李進,當年也是紅極一時的本朝太祖心腹,只可惜,是個短命之人。本朝太祖郭威剛剛登基不久,就大肆封賞了從龍的勛貴們,李進在安遠伯的寶座上還沒坐穩兩個月,就因急病蹬腿去了西天。

  李進死后,郭威憐惜老臣的不易,便按照李進的遺折,命李進的庶長子李元中襲了暗遠伯的爵位。

  因為事涉周道中的家事隱私,李中易不方便多問,便拍了拍他的肩膀,鄭重其事的說:“若有那么一天,必如你愿。”

  周道中一直忐忑不安,惟恐李中易心頭起疑,會追問不休。誰曾想,李中易十分大度的輕輕放了過去,不僅沒問舊事,更是滿口答應了他的請求。

  受此大恩,周道中再怎么不想暴露家丑,也顧不得那么許多了,再次撩袍跪到了李中易的腳邊。

  李中易蹙緊眉頭,狠狠的瞪著周道中,沉聲道:“我這里沒有軍人跪拜的丑陋規矩,實在要跪,你就回開封去跪。”

  周道重死死的抱住李中易的左腿,哭泣道:“不瞞主公您說,家母實是現任安遠伯母子合謀所害,不僅如此,她們還篡改了家父給太祖高皇帝的遺折……”

  李中易一聽就明白了,敢情是豪門內斗遺留下來的血海深仇,難怪周道中不要朝廷賞的侯爵,反而求了低一個檔次的安遠伯。

  這周道中,只怕是想學還鄉團,搞秋后算帳的把戲吧?

  李中易心里有數,朝廷為了鉗制他李某人的權勢,故意在李家軍中大肆封侯拜將。此前,張永德帶來的朝廷詔書中,已經明確封賞周道中為江夏侯。

  周道中舍了朝廷封的江夏侯,反求李中易賜予安遠伯,即使李中易明知道周道中的用意,也不得不佩服他:倒是個聰明過人的識時務者。

  對于周道中明目張膽的大逆之言,李中易當然不可能申斥他,這是周道中表態徹底投靠的終極試探。

  李中易只可能給予大大的褒獎,他笑瞇瞇的說:“好,就依你。不過,待你處理過的家事之后,安遠侯才是理所應當。”

  周道中大大的松了口氣,李中易的表態等于是徹底去除了他的后顧之憂。只要,他周道中繼續緊跟李中易,將來的朝堂之中,少不得一個貨真價實的侯爵之位。

  別看周道中面相老實憨厚,其實屬于內秀型的聰明人,瞎子吃湯元心里有數。

  朝廷給的別說僅僅是個侯爵,就算是封了王,又如何呢?

  等李中易掌握了朝廷大政之后,秉承一朝天子一朝臣的原則,新勛貴代替老勛貴絕對是順理成章水到渠成的事。

  周道中琢磨著,與其到時候竹籃打水一場空,不如跟著李中易指引的光明大道,一直走下去。

  打發了周道中之后,竹娘從錦幕走出,手里捧著一只托盤,茶盤里除了一盞熱茶之外,還有一小碟炒得香噴噴的西瓜子。

  “爺,累了吧?歇會子,品品茶,磕一堆瓜子,解解乏。”竹娘將托盤擺到小茶幾子上,笑吟吟的招呼李中易用茶。

  作為在李中易身旁極為有寵的妾室,竹娘在李中易面前,說話也比較隨意。不像葉曉蘭和韓湘蘭等普通妾室那般,哪怕生了兒子,養育了女兒,依然在李中易跟前戰戰兢兢,惟恐惹惱了君夫。

  這次出征,竹娘恰好坐滿了雙月子,女兒麗娘交給四位乳嬤嬤喂養,又有一大堆丫環婆子就近輪班伺候著。盡管還是有些不放心,因惦記著李中易的安危,竹娘死活要跟來,李中易也沒招。

  此類竹娘之外,同行的還有葉曉蘭和李七娘。葉曉蘭這次為老李家的傳宗接代立下了大功,她所生的男娃旺哥兒,在李中易的諸子之中排行第四。

  按照老李家的老傳統,李中易的所有兒子,都需要由祖父李達和取正式的大名,所以,旺哥兒這個乳名,還需要叫上一段時間。

  在這個時代,女人懷孕生產,形同走了一遭鬼門關。不僅如此,初生的小娃兒,夭折的比例極高。

  按照習俗,豪門簪纓世家或是權貴之家,一般都是在小娃兒滿十歲之后,方正式取名,并列入族譜。

  老李家的情況又和旁的權貴之家,頗有些不同。李達和及李中易,這父子倆,都是聞名整個大周的名醫,頗有些照顧嬰幼兒的厲害手段。

  到目前為止,老李家的孫輩子嗣和孫女兒們,竟然個個都健健康康,活蹦亂跳的存活了下來,實在是令人羨慕不已。

  至于,生了女兒的韓湘蘭,則被李中易故意扔在了家里,讓她幫著打理開京大宅內的家務事。

  當家的男人走了,大宅內又只剩下彩嬌,以及一直和李中易擰著干,尚未收房的李翠萱而已,有多少家務事需要打理的?

  李中易盤腿坐到榻上,順手端起茶盞,撇掉碎末,小飲了一口,嗯,還是竹娘更貼心一些,茶湯的水溫不涼不熱,適合飲用。

  “家里的小東西,毋須擔心的。”李中易放下茶盞,抓了一小撮瓜子在手里,含笑安慰竹娘,“伺候麗娘的乳嬤嬤以及丫鬟婆子們,都是在開封那邊的老人兒,從接生到喂奶,到照顧長大,自有完整的規矩,另外,還有她們祖父親手教養的三名醫婆子,就近伺候著,斷無照看不周之理。”

  竹娘聞言后,不禁幽幽一嘆,她跟在折賽花身邊的那些年,被她砍下的腦袋,沒有兩百顆,也有一百多顆。

  在開封的時候,竹娘聽得道的高僧說過,殺人太多有傷陰德,恐怕會禍及子嗣?

  古人,大多比較迷信。尤其是內宅的女性,包括薛夫人和折賽花在內,也不例外,她們都信佛。

  以薛夫人為首,楚國公府每年白送給大相國寺的布施銀錢,至少過萬貫。

  然而,李中易卻是典型的唯物主義者,從來不信鬼神。

  只是,家中的女人們平日關在宅門里,實在是閑得沒事做,她們花錢買個開心樂意,李中易也只能睜一眼閉一眼,只當不知道的。

  “唉,爺,以前奴家不太明白兒行千里母擔憂的道理,如今,奴家算是知道了,什么叫作母女連心。”竹娘一副萎靡不振的模樣,讓李中易心里頗有些不是個滋味。

  李中易柔聲說:“竹娘,說正經的,今日不同于往昔,我身邊的近衛多達幾千人。趁現在騎兵營還沒登船完畢,船隊還沒出發,你不如回家里照看著麗娘?”

  竹娘沒好氣的瞪著李中易,搖著頭說:“奴家心里放不下麗娘,但更擔心您的安危。算了,不提這些了,奴家去巡視暗衛布置的情況了。”

  見竹娘起身欲走,李中易手疾眼快的將拉住她的右手,將她硬拖進懷中,死死的摟緊,情意綿綿的說:“我絕不是想趕你走的意思,千萬別誤會,我是擔心……”

  竹娘抬手捂住李中易的嘴,溫柔的將螓首靠進他的肩窩,紅著眼圈說:“大郎,你別說了,我知道,我都知道的……”

  李中易摟著竹娘,好一陣甜言蜜語的哄她開心,直到她展顏笑了,這才松開懷抱,由著她去了艙外。

  目送竹娘離開艙室之后,李中易穿過臥室,信步踱入書房。這里是他在船上辦公的機要所在,沒有他的親口吩咐,包括竹娘在內,任何人都不得擅入。

  坐在小案幾前的葉曉蘭,裝作全神貫注投入公文的樣子,其實,她的心早就飛遠了。

  這次,李中易沒帶韓湘蘭來給她添堵,葉曉蘭明面上擺出一副寵辱不驚的淡定模樣,心里其實美滋滋的。

  單獨伺候在李中易身旁的機會,對于葉曉蘭而言是莫大的幸福,卻是韓湘蘭的災難,她豈能不喜?

  李中易只看葉曉蘭繃直了背脊,就知道她如今已經開心得忘卻了自我,又在神游天外。

  說實話,李中易帶上葉曉蘭一起北上,或多或少是因為她生了四郎。只是,如今看來,葉曉蘭的尾巴又翹了起來,搞不好就是個恃寵而嬌的局面。

  李中易略微琢磨了一下,隨即走到艙外,吩咐身邊的近衛,趕緊快馬回城,去把內傷慘重的韓湘蘭過來。

  壟斷必出妖孽,競爭才是王道!

  葉曉蘭明明聽見了李中易那熟悉的腳步聲,卻沒見他說話,心里多少有些奇怪。問題是,葉曉蘭一向是怕極了李中易,從來不敢多嘴多舌,即使滿腹狐疑,也只得悶在心里。

  到了用午膳的時間,葉曉蘭隨便找了個借口,從書房里出來,想往李中易的身邊湊,“爺,賤妾坐月子的時候,閑著沒事,新學了幾道菜品,不如就由賤妾下廚,親手做來給您嘗嘗?”

  李中易從公文上抬頭,瞥了眼滿面堆笑的葉曉蘭,剛欲說話,就聽見艙門外傳來了悅耳的女聲,“爺,奴家最拿手的麻辣豆腐做成了。”

  你妹,韓湘蘭那個賤婢的聲音,就算是隔開二百丈遠,葉曉蘭也絕對不可能聽錯的。

  李中易不露聲色的注意到,葉曉蘭的嫩頰瞬間失了血色,慘白慘白的,令人觸目驚心。

  嘿嘿,這就對了嘛,有競爭才有選擇,才不至于讓內書房這么重要的地界,被葉曉蘭一人所獨自掌握。

  李中易克制住暗爽的心情,故意沒吱聲,韓湘蘭邁開妙曼的身姿,提著食盒飄到李中易的身側,甜甜的說:“爺,您今日個起身很早,八成是餓了吧?”

  李中易察覺到,葉曉蘭的臉色眨眼間恢復了正常,他暗覺好笑,人生如戲,戲如人生,演得好不好,演得妙不妙,就端看演員們的道行了,嘿嘿。

  浩浩蕩蕩的船隊,破浪而行,直奔北邊的榆關而去。

  伴隨著,時不時的傳來清脆的銅鈴聲,李中易的這頓午膳,吃得很香。他不僅連飲了幾杯酒,更將韓湘蘭親手做的麻辣豆腐,吃了個精光大吉,連殘湯都泡了開水喝下肚內。

  一旁侍膳的葉曉蘭,看似笑面春風,心里恨不得生吃了做妖做怪的韓湘蘭。只可惜,哪怕是借她八百個膽子,也不敢在李太歲的頭上動土。

  和李中易在一起的日子也不算短了,連男娃兒都生了,葉曉蘭豈能不知道男人的脾氣?

  有人的地方,就有江湖,就有社會。在老李家的后宅之中,女人之間的明爭暗斗,自是人之常情,在所難免。

  一般情況下,李中易也懶得去理會女人之間的明爭暗斗。只是,李中易絕對不會容忍,女人們越過底線,肆無忌憚的撕破臉皮,攪得家宅不寧。

  “爺,您這些日子眼看著瘦多了,奴家伺候您小憩如何?”

  韓湘蘭原本以為生下女兒后失了寵,卻不料,李中易居然中途發話,命她隨行侍奉,情不自禁的大喜若狂,豈能不使出十八般武藝,將男人伺候得妥妥貼貼?

  騷蹄子,浪狐貍精,慢了半拍的葉曉蘭,差點咬碎了滿口銀牙,恨不得將當面爭寵的韓湘蘭,徹底的撕成碎片。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20495124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