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982章 不是劉邦

第982章 不是劉邦


        春季的黃水洋上并不平靜,強勁的東北風呼嘯南下,將整支船隊籠罩進了起伏動蕩的惡劣海況之中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了確保南北地區的物流暢通,隋朝選擇了開挖大運河,而不是走海路運輸糧食和稅賦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歷史上,除了兩宋時期,尤其是南宋時期,迫于北方精華地區淪陷于金國的軍事和經濟壓力,被迫大力開發海外貿易之外,歷代君主大多視一望無際的海洋為畏途。

        在現代社會,只要是稍微有點常識的人,就一定知道,海上巨輪運輸貿易是成本最低,并且是單次運輸量最大的一種模式。比如說,總載重量82萬噸的“海上巨人號”超級油輪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海上,吃水較深的尖底船,遠比尋常的平底河船,抗浪性要強出許多倍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不懂怎么造船,但是,跨越千年的見識,讓他一直引領著造船業的飛速發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壓艙石”的概念,李中易第一次接觸的時候,是被官媒用來形容經貿關系在中美兩國之間的重要性。

        水密艙的發明,極大的增強了大船的抗沉性,卻沒有從根源上解決古代海上運輸最大,也是最致命的影響性因素:抗浪性差!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參與船工們討論的時候,不經意的聯想到了“壓艙石”的概念,并順勢提出來供大家參考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李中易的帥艦經過了改裝之后,整個底艙鋪滿了被固定在水密隔艙內的壓艙大石,抗浪穩定性獲得了極大的加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風力驅動的帆船時代,當海上狂風來臨的時候,帆工和舵工之間的配合,顯得尤為重要。

        船在海上,不可能不遇上風浪,往往在這個時候,李中易索性無法處理公務了,干脆鉆進了舵艙,雙臂抱住柱子,仔細的觀察舵工和帆工之間的配合情況。

        時間一長,李中易就發現了一種很糟糕的狀況:很多時候,舵工已經調整好船舵的方向,盡量避免以側舷迎向狂風襲來的方向,往往在這個時候,帆工卻無法及時的起帆配合,這才是造成沉船的最重要因素。

        這是因為,舵工的信息要想傳遞給帆工,只能靠水手跑過去,口頭傳達消息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家軍的水師,每年都要在黃水洋上,沉沒幾條大船,船工們的損失,尤其是熟練的舵工損失不小。

        基于此,李中易經過反復的琢磨,終于想出了一條妙計。這就要歸功于,海盜電影里面船長下令喊話的場景,給了李中易極大的啟發。

        經過總結之后,李中易發布了硬性的規定,在舵工、帆工和船長之間,加裝竹制的傳聲擴音筒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在惡浪滔天的時候,哪怕是貼著耳朵,也很可能無法聽清楚對方的說話。

        為了保命,李中易聯想到二戰時期的戰艦上,在天氣狀況很糟糕的時候,或是需要無線電靜默之際,艦與艦之間的聯系,往往需要通過“燈語”聯絡的事實。

        于是,李中易絞盡腦汁的又琢磨出了一套,利用不同顏色燈籠以及閃滅次數,傳遞準確消息的方法。

        客觀的說,李中易不懂航行,更不懂造船.但是,他超凡的見識,卻幫了水師的大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新造的戰船,清一色的多桅帆和側帆,航行速度明顯加快。不僅如此,艙室內,設有專用的傳聲竹筒。

        靠著這些傳聲竹筒,船長、舵工和主帆手之間的聯系,獲得了空前的加強。

        在暴風雨來臨之際,船長和帆手之間,也已經可以靠著燈籠的信號指示,盡快作出相應的調整。

        實際上,這些變化只是小修小補而已,帆船靠風力驅動的本質,并沒有任何的變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愿意花大量的心思,改進桅桿、船帆,加強信號燈的聯系,歸根到底,是上次北進榆關之時,在海上沉了好幾條船。

        那次大事故,撇開物資、糧食和馬匹的損失不提,單單身經百戰的老兵、水手、舵工以及帆手,就被淹死了兩百多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就算是家業再大,也經不起常年累月的這種海上消耗,所以,大船遠航的抗波性問題,必須想辦法予以解決。

        晚明天啟元年,為了應對后金日益巨大的軍事威脅,明廷將山東巡撫的轄區一分為二,專門設置了登萊巡撫。

        被查良鏞(金鏞)捧得極高的袁崇煥,其所擅殺的東江鎮總兵毛文龍,原本就隸屬于登萊巡撫管轄。

        從登州裝滿糧食的大船,駛到東江鎮后,十成糧草輜重之中倒有四成,變成了文官嘴里所謂的“漂沒”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其中,除了貪官們上下其手,大肆侵吞糧食物資的丑陋行徑之外,也的確存在著因風浪被吹翻的各種沉船損失。只不過,損失達不到四成之多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別說四成損失,就算是一成的損失,都是李中易所無法容忍的巨大傷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手頭掌握的羽林四衛,其精銳戰兵加一塊兒,大約七萬人左右,算上輔助埋鍋造飯,安營扎寨的輔兵,足有十萬之眾。

        周道中管轄的水師船隊,目前最大的單次運輸能力,也就是七萬人而已。如果,算上戰馬的運輸量,單次的運兵量只會更少,而不可能再多。

        由于爭霸中原時間緊迫的關系,在高麗國中所造出的大船,根本沒有辦法按照規定的流程,先花三年時間,徹底曬干木料,再刨開木板造船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想出了速成的辦法,也就是搭建起工棚,修了大量的地炕,將木料堆在工棚中,利用燒炭的熱量,將木料盡快烘干。

        烘干木料,畢竟不如天然曬干的結實,這也就帶了不可避免的隱患。速成法造出來的大船壽命,即使保養得再好,頂多也就五年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這其實也是沒有辦法的應急性選擇!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雖然占領了高麗國,利用高麗的各種資源養活整支李家軍,但是,高麗國的男女老幼,全部人口加起來,也就三百多萬人而已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從陸上進攻契丹人,單單是三萬輔兵,根本應付不來大軍沿途的后勤補給,勢必要多征民夫。

        高麗的壯丁,被多抽五萬出來,種糧食的男人就少了許多。糧食減產,李家軍也就很難吃飽飯了,從而形成永遠缺糧的惡性循環。

        僅僅是后勤上的空前壓力,就逼著李中易,只能走海路運輸這一條路。

        海運的成本,比陸路運輸小了很多倍。美中不足的是,必須控制住真正的“漂沒”損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在韓湘蘭的艙室里吃的午飯,韓湘蘭喜滋滋的伺候添湯捧飯,忙得團團亂轉,卻一點不嫌麻煩。。

        吃過飯后,李中易喝了幾口茶,小坐了片刻,便摟著女兒湘妞,站在窗邊玩耍。

        韓湘蘭見父女倆玩得很開心,不由暗暗松了口氣,這一局,她不敢說贏了葉曉蘭那個浪蹄子,至少沒有輸。

        滴水穿石的枕邊風,變生肘腋的圈內風,這兩股風有多厲害,飽讀史書的韓湘蘭,豈能不怕?

        歸根到底,哪怕韓湘蘭生了兒子,將來能否接掌老李家的基業,也全在于李中易的一念之間。

        常言說得好,夫君夫君,李中易既是夫,又是君。他若是選定了葉曉蘭的兒子繼承家業,將來,韓湘蘭母子幾人,還可能有活路么?

        在艙外散了一刻鐘的步,李中易左手摟著的女兒,右手攬著韓湘蘭,睡了個美美的午覺。

        韓湘蘭伺候男人更衣的時候,忽然小聲說:“爺,左將明辦事一向穩妥可靠,家里人不會有事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點點頭,攬住韓湘蘭的肩,輕輕的搖了搖,說:“我信得過左子光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韓湘蘭見男人不僅沒有發怒,反而對她更親熱了,她原本懸著的心,立時放回了肚內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一直表現得很平靜,但是,身為枕邊人的韓湘蘭,卻心中有數,男人的內心其實很不平和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爺,您常說,要死卵朝天,不死萬萬年,奴家深以為然。”韓湘蘭的一席話,惹得李中易哈哈大笑,情不自禁的抱住女人,狠狠的吻了個半死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此知情識趣的解語花,并不是一開始就是這樣的,想當初,李中易費了一番苦心,又經過多年的夾磨,這才換來了今日的愉悅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其實呢,現在想這些也都沒有什么用了,開弓回頭箭,一切都只能指望左子光的本事和全家人的運氣了。”李中易一邊撫摸著女人的粉頰,一邊大發感慨,“所謂生死由命,富貴在天,有些事情必須看得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韓湘蘭很理解男人抉擇的艱難,孟遙來高麗國傳詔,所透露出來的朝廷猜忌之心,已經到了無以復加的境地。

        史書上記載得很清楚,權臣,要么篡位自立,要么身死族滅,絕無第三條路可走。

        人在廟堂之上,就如同逆水行舟,不進則退!

        如今的李中易,早已不是當年的御醫之子,即使他打算退讓,手下的數萬精銳鐵軍,也絕不可能答應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么多忠勇的將士,這么多個小日子越過越滋潤的家庭,大家跟著李中易賣命,難道圖的不是榮華富貴,反而是被朝廷秋后算帳么?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李中易想當曹孟德,還是想作隋文帝楊堅,在開封的李家人,都必須盡早離開朝廷的掌握。

        亭長劉邦,被項羽追殺的時候,竟然先后三次將兒女推下牛車,這簡直是刷新了無毒不丈夫的最高境界!

        虎毒不食子!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不是劉邦!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23334289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