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995章 缺心眼

第995章 缺心眼
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兵李安國,何在?”黃靖再次厲聲喝問李安國的名字,李安國僅從黃靖眼神里的殺氣,便可以真切的看出,如果他繼續裝大爺,肯定會倒大霉的!

        “李安國到,到……”李安國一邊撫摸著皮還沒破,但疼得厲害的屁股,一邊高高的揮舞著右手,那模樣就像是吊頸的鵝一樣,別提多滑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青玉以前讓李安國給欺負慘了,她心里美滋滋的,比喝了蜜還甜。不料,她幸災樂禍的忘了形,“噗嗤……”竟然譏笑出了聲。

        李安國聽見身后的嘲笑聲,心下不由大恨,臭丫頭,等著瞧好了,看爺以后怎么收拾你?

        一直低眉斂目的車夫,身形紋絲不動,連眼皮子都沒抬。他心里卻是透亮,青玉顯然是被七娘給慣壞了,連主子的笑話也敢看?

        看就看了吧,居然還敢笑出聲,青玉這不是壽星公上吊,活得不耐煩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青玉自己知道闖了大禍,嚇得小臉發白,心房里仿佛揣著十幾只小兔子,跳動得非常厲害。

        黃靖的眼里只有軍法,哪怕李安國是頭猛虎,到了他這里,也必須和貓一般的乖乖趴下。

        經歷過這么多年的征戰歲月之后,黃靖已經深深的理解了李中易曾經教導過的真理:軍法大于天,才是打勝仗最牢靠的保障!

        幽薊大平原上的安喜一戰,契丹人以十倍精銳之軍,進攻只有區區一萬余人的近衛軍。說句心里話,黃靖已經作好了馬革裹尸,戰死疆場的心理準備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不管袍澤們心里是否害怕,在嚴苛到近于變態的軍法,長期的約束之下,堅決執行命令的意識,已經深入每一位袍澤的骨髓。

        軍令的上傳下達,始終順暢無比,執行軍令的各種動作,絲毫也沒有走樣。

        最終,在主力援軍趕來之前,契丹人心不甘情不愿的扔下了幾千具尸體,狼狽不堪的撤走了!

        黃靖隱隱的意識到,那一戰過后,軍中袍澤們,不管是公開,還是私下里提及契丹人,一個個都眉飛色舞意氣風發,往日的緊張情緒已經消逝得無影無蹤。

        也許,這就是靈帥所言的戰無不勝的心理優勢吧?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兵李安國,上官問你的話時候,必須并攏雙腿,大聲回答:到!明白么?”黃靖當著李安國的面,作了個標準的示范,然后問他,“看明白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黃靖死死的盯在李安國的臉上,只要他稍微有點不馴的表現,憲兵手里的軍棍,一定會再次教育他:何為軍法無情?

        平時多流汗,戰時少流血,這句李中易屢屢教導的十字箴言,已經黃靖深刻的理解,并堅決貫徹執行!

        李安國的屁股一直很疼,剛才黃靖做動作的時候,他其實壓根就沒看,更別提看清楚了。

        黃靖很有耐心的又演示了兩遍,李安國有看沒有懂,只顧著摸疼痛的臀部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兵李安國,何在?”黃靖很看不慣李安國一副吊兒郎當的潑皮無賴模樣,陷阱也已經名正言順的替他挖好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到!”李安國的屁股一直疼得厲害,嘴巴上的反應倒是很快,可是,兩腿卻忘了并攏。

        “軍法官何在?”黃靖懶得多說廢話,再次點名執行軍法。

        秦乙輕輕的舔了舔下唇,臉上露出嗜血的笑容,他明知道黃靖挖了個大坑給李安國跳,但也必須主動站出來,主持軍法的執行。

        軍法就是軍法,不管是誰,只要違反了軍法的條令,都必須受到相應的懲處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新兵李安國不認真學習動作要領,按律應杖三。來人,行刑!”秦乙話音未落,剛才一直虎視眈眈的那四名憲兵,撲上去控制住李安國的雙手,將他再次按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當軍棍再次重重的落到屁股上,李安國頓時清醒過來,李中易這是故意把他推進了大火坑。

        “饒我,饒我這一遭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安國的求饒聲,在秦乙的眼里,就像是浮云一般,聽見了和沒聽見,有任何區別么?

        先后兩次,共八記軍棍,結結實實打到李安國屁股上的效果,比說破嘴的空頭警告,強出去何止百倍?

        李安國再不敢無視黃靖下達的軍令,盡管兩腿并攏的姿勢很不標準,但他依然強忍著臀部的劇痛,拼盡全身僅有的一點余力,盡量模仿黃靖的示范,狠命的夾緊兩腿。

        黃靖帶兵多年,兵油子、兵痞子和貪生怕死的慫兵,他見得太多了,只須掃一眼,就知道這些人的骨子里是個什么貨色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這些原本的賊軍漢,經過黃靖的磨礪之后,如今個個都是好兵!

        在李家軍中,論作戰打仗的真本事,李中易絕對排不上前三名。可是,論識人、用將以及練兵,他絕對是超級大師。

        在講武堂的練兵教程里,李中易單列出一章,著重強調的就是有教無類,專門講述的就是磨礪兵痞、人渣們的具體手法。

        針對兵痞和兵油子,李中易在教程里的開篇第一句話,便是:兵痞心如鐵,軍法烈如爐!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是被初步認定為兵油子的家伙,無一例外,全都會被安排進不限編制的特訓隊。

        一天五操,是特訓隊慣用的手法,也就是說,除了吃飯、午休和睡覺,兵油子們完全沒有體力和精力,去干別的事了!

        軍法上的連坐罰則,白紙黑字列得異常清楚,膽敢私下里煽動鬧事的兵痞,首犯重杖50,全什連坐20杖。

        關于這一條,看似定得很不人性化,實際上,在實際操作過程中,往往出現想鬧事的兵痞,還沒來得及采取行動,就被重杖給打得血肉模糊,奄奄一息。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是兵油子,在弊遠遠大于利的情況下,誰會冒著被打死的風險,替你受過呢?

        這的確是個大問題!

        李安國被黃靖領進了新兵大營,青玉盡管一直忐忑不安,可是,親眼看著李安國被揍得鬼哭狼嚎的慘樣,她怎么也無法抑制住笑意,笑得眉飛色舞,笑得異常之燦爛!

        一旁的車夫,暗暗嘆了口氣,真是個缺心眼的傻丫頭吶!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23525035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