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1094章 啟程西去

第1094章 啟程西去


        杜沁娘哪怕持有特制的腰牌,她想進入大帳之中,就必須經過楚雄這一關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雄自然明白,杜沁娘和李中易有著很深的私情,她偽裝成小宮女的模樣來找主上,肯定是見不得光的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楚雄驗過腰牌,核對過確實是杜沁娘的真身之后,隨便找了個理由,就把一直在帳內伺候的秋桐,給叫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原本以為楚雄有什么事,誰曾想,楚雄卻說:“那小宮女奉了杜娘娘的旨意來見主上,恐怕有極機密的大事要說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主上有隨時喝熱茶的習慣,萬一喝的是冷茶,我的罪過可就大了。”秋桐不太理解楚雄的拐彎抹角,她轉身就想走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秋桐妹妹……”楚雄急忙叫住她,卻吞吞吐吐的說不出一整句囫圇話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有些生氣了,她緊繃著俏臉,輕聲斥道:“有話就快點說,主上不能喝冷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我……”楚雄敢打敢拼,并且殺人如麻,然而他在秋桐的面前,原本伶俐的唇舌工夫,顯得格外的笨拙。

        女人天生具有敏銳的第六感,尤其是在感情方面,誰喜歡她,誰故意湊近乎,女人其實都知道,秋桐也不例外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其實早就知道楚雄喜歡她,不然的話,怎么總給她帶吃食,帶小玩意兒?

        楚雄紅著臉,磕磕絆絆的說不出半句完整話,秋桐頓時想偏了,她以為楚雄想捅破窗戶紙,當面表明喜歡她的態度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是李中易身邊的心腹首婢,她的婚事顯然難以自主,必須經過李中易的點頭。

        更重要的是,秋桐長期待在李中易的身旁,深深的知道李中易的忌諱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是首婢,楚雄是帶刀親將,他們倆如果暗通款曲,偷偷摸摸的談情說愛,這是絕對的大忌諱!

        “我要回去了。”秋桐果斷轉身,想要回去中軍大帳內,楚雄心里一急,也沒多想,伸手拉住秋桐的的小手,“你不能進去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你憑什么不讓我進去?”秋桐火了,俏面冷若冰霜的指斥楚雄,楚雄心里一虛,脫口而出,“那小宮女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不管是奴仆還是婢女,他們伺候在主人身邊的基本功之一,便是善于察言觀色,否則的話,很難混得如意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雄格外反常的舉止,頓時引起了秋桐的注意,她略微一琢磨,隨即嚇出一身冷汗。

        秋桐抬眼看向楚雄,卻見楚雄微微的點了點頭,她當即明白,那小宮女很可能和李中易有很大的瓜葛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雄認識杜沁娘,秋桐也認識經常來找李中易的小宮女,不同的是,秋桐并不知道那位小宮女,竟然就是杜沁娘。

        這話說的有點繞,實際上,這主要和秋桐的活動范圍一直在內宅和后帳,有著密不可分的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說白了,李中易進宮的時候,秋桐只能守在宮外的馬車里,她根本就沒見過盛裝宮妃打扮的杜沁娘。

        見秋桐沒繼續鬧著要回大帳,她只是默默的站在原地發呆,楚雄不由暗暗松了口氣。他若是放秋桐回去撞破了j情,天知道,會有多嚴重的后果?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楚雄攔得住秋桐,卻擋不住李翠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翠萱只是負責寫政務公文節略而已,軍務方面的一切事務,她都無法插手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方才李中易批閱軍務公文的時候,李翠萱知趣的找了個更衣的借口,離開了中軍大帳。

        別看僅僅是寫出政務公文節略而已,李翠萱竟然找到了如魚得水的感覺,不樂意繼續閑下去,只當籠中的金絲雀。

        怎么說呢,李翠萱現在就像是上班族的白領女性一樣,已經習慣了伏案提筆的抄抄寫寫。

        幫著男人寫政務節略,特別適合李翠萱發揮高級女知識分子的所長,她的一筆簪花小楷娟秀有力,一撇一捺,頗見書法名家的深厚功力,令人賞心悅目,一看就會喜歡。

        寫節略雖然不掙錢,李中易也不可能給李翠萱發薪俸,但她卻很享受工作中的忙忙碌碌。

        楚雄眼睜睜的看著李翠萱一步步靠近中軍大帳,卻無計可施,帳內的是當朝監國之母,帳外的這位也是李中易喜愛的女人,怎么辦?怎么辦?

        就在楚雄急出細汗的當口,秋桐也已經看出不對,小宮女就在帳內,就算李翠萱是主上的女人,卻也不可以讓她闖進去。

        萬一,讓李翠萱撞見了不該看的場景,大大的惹惱了李中易,秋桐的小胳膊小腿完全扛不住這種塌天的大事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翠娘子,爺方才吩咐過了,他有緊急大事待辦,暫時不見任何人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秋桐畢竟是李中易身邊的首婢,見識過不少的世面,她情急之下索性假傳圣旨,想借著李中易的虎威,將李翠萱阻攔在帳外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翠渲何等聰明,她沒去看秋桐,妙目一轉,把注意力集中到了正焦頭爛額的楚雄身上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既然如此,正好我走累了,就在此地歇歇腳吧。秋桐姊姊,麻煩拿個小馬扎過來,再沏壺茶,如果能添一碟瓜子,那也就再好不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翠萱一連串的吩咐下來,秋桐的頭皮一陣發麻,卻又不敢拒絕類似合情合理的小要求,不得不脆聲應喏。

        帳內的杜沁娘,黏在李中易的腿上,盡管小嘴里含著帕子,瑤鼻內難免會迸出少兒不宜的混合雜音。

        中軍大帳再結實,隔音的效果終究不如磚木混合的房屋,雜音不可避免的散溢出帳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被折騰的哭笑不得,懷中的杜沁娘簡直就像是餓了半年的小母狼一般,精力和體力都異常之充沛,不把他徹底榨干,誓不罷休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云收雨散后,杜沁娘伏在李中易的胸前,咬牙切齒的說:“今兒個,你怕是無法召那五個侍寢了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感受到杜沁娘濃濃的醋意,他不由暗自得意,有競爭才有危機感。他今天被杜沁娘反泡了五回,卻沒怎么出力,尚有充裕的體力接著辦公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開封后,我不想住在宮里,哪怕是半刻鐘也不想多待。”杜沁娘這番話一出口,李中易瞬間秒懂,這恐怕才是她今天此行的主要目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 杜沁娘住哪里,也就是李中易一句話的事情,不過,他真的有些擔心,她不分場合和時間來尋他,終有一天會東窗事發,那她還活得下去?

        “沁娘,你想住哪里就住哪兒。不過,你不能……”李中易話沒說完,就讓杜沁娘抬手堵住了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哼,我是個小女人,也沒啥大見識。等我年老色衰之后,你個沒良心的,恐怕連眼皮子都懶得夾我。我的要求不多,你每十日陪我兩日,不能再少。”杜沁娘嘴上說著要求不高,實際上,等于是霸占了李中易五分之一的夜晚,堪比執政王正妃的待遇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本想婉言拒絕,可是,當他看清楚杜沁娘梨花帶雨、楚楚可憐的委屈模樣,心里猛的一軟。這個缺少疼愛的女人,對他是滿滿的依戀,倒不可負了她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好吧,我答應你。”李中易摟緊粉嫩水滑的嬌體,在她的香臀上輕拍了一掌,調侃道,“瞧你的小饞貓兒樣,嘿嘿,有你這么俊俏迷死人的年老色衰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兩人交頸嬉戲了一番,沐浴更衣過后,李中易打開后帳的暗門,將杜沁娘悄悄的放了出去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慣例,只要是李中易駐節的大帳內,至少有三處只能由內部打開的暗門。不怕一萬,就怕萬一,李中易身負民族崛起的重任,他的個人安危重如泰山,不能不慎。

        等一切收拾妥當,李翠萱才被喚入大帳。李翠萱剛跨入帳門,鼻內就嗅到了一絲既熟悉又陌生的異味,她的俏臉不由微微發燙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是以前,李翠萱哪怕嗅到了男女歡好之后的余味,其實也不可能知道,那究竟是哪里來的。

        如今,李翠萱已經被李中易破了身,由清純處子變為成熟的婦人,而且幾乎每天承歡,她很自然的就猜到了真相:壞男人剛剛偷過腥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以李翠萱的未明之身份,就算猜到了真相,也沒有任何立場指責李中易。

        “爺,這帳內的味兒,怎么這么怪呢?”李翠萱行過禮,故意小刺了李中易的一下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一聽這話就曉得,李翠萱一定是察覺了什么,他不由摸著下巴,笑瞇瞇的說:“爺剛剛沐浴過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他不說這話還好,無意中說了此話,等于是坐實了李翠萱的猜測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翠萱早就知道男人的好色,也沒啥可說的,干脆不理男人,直接坐到小書幾上,打算繼續寫節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被女人無視了,陡然生起一股子邪火,起身大踏走過去,攔腰將李翠萱抱進內帳的榻上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李中易體力雖然尚可,畢竟和杜沁娘折騰了五回,居然史無前例的收拾不了李翠萱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翠萱被逗得火起,卻無法真個魂消,一時口不擇言,居然嘲諷李中易:“有人曾經說過的,銀樣蠟槍頭,恐怕就是這般樣兒吧?”

        只要是男人,最忌諱的就是女人說他不行,李中易心里一發狠,跑去吞了配給黃景勝的藥。

        結果是,李翠萱付出了慘痛的代價,直到啟程回開封那天,小腰酸得和斷了一樣,兩腿一直發顫。

        ps:欠的一更補上了,今天接著至少兩更,求賞月票的鼓勵!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24831231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