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1125章 不信邪

第1125章 不信邪


        原有的楚國公府,經過多次擴建之后,如今的規模已經堪比符彥卿的魏王府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在京城之中,宅第比李中易的執政王府還大的王侯府第,倒也不少。

        遠的不說,單單是本朝太祖郭威賞給李瓊的滑陽郡王府,就比李中易的家,大三倍還不止。

        執政王府內書房的西花廳,如今已經改成了內閣的公事廳,為了方便內閣的相公找人談話,李中易特意在執政王府的東側,開了個座門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李中易沒打算給這座門起名字,卻架不住以孔昆為首的相公們集體起哄,他便勉為其難的起了個異常響亮的名字:神武門。

        相公們都不約而同的想歪了,前唐有玄武門,本朝出現了神武門,嘿嘿,相得益彰吶!

        實際上,此門非彼門,神武門的真實來歷,除了李中易之外,沒人知曉!

        內閣乃是大政權柄集中之所,神武門外每日都是車水馬龍,來往的官員簡直是多如牛毛。

        令人高不可攀的朱紫重臣們,在這里如同過江之鯽一般的川流不息,根本就沒人稀罕。

        不過,上帝是公平的,李中易既然把大權都籠在了手心里,相應的,也必須承受人來人往的喧鬧。

        第一個受不了的,就是李中易的親爹李達和。親兒子已經成了天下之主,可是,李達和絲毫也沒有大王之父的傲嬌,他每天一如既往的五更天起床,鍛煉一番身體,接受兒孫們的參拜,吃過早膳之后,就出門去醫館,帶徒弟坐診。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李達和每次出門的路上,都會遇見朱紫重臣或是相公們的車駕。那么問題就來了,究竟是相公們給李達和讓路呢,還是李達和給相公們讓路呢?

        李達和簡直是不勝其煩,又不想為了這么點小事去打擾李中易,他索性命人在住處的花園一側,開了座小門,以方便進出。

        老父想在家里動土,李中易第一時間就知道了,只是,他確實挺為難的。如果,讓李達和給相公們讓路,一旦成了慣例,等他將來收復燕云登基稱帝之后,再改回來可就不太容易了。

        與此相反,本朝的傳統,一向尊重宰輔之臣。通俗的習慣是,宰相禮絕百僚,哪怕是親王,也必須退避三舍。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李達和私開小門的事,李中易只當不知道一般,由著親爹自己去折騰。

        能當上宰相,或是穿朱服緋的重臣,哪個不是人精里邊的人尖子?

        紙是包不住火的,李達和開小門的事兒,沒幾天就傳遍了整個官場。于是,執政王府附近就出現了奇特的一幕,官員們都故意避開了李達和私開小門的大興街,免得當街懟上了王父,那反而尷尬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必須客觀的說,官員們察言觀色的本事,都絕對不差。只是,官員們大拍馬屁的行徑,也提醒了李中易,關于親爹李達和的封賞問題,必須要慎重考慮了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歷史上的慣例,對于薛夫人的地位,沒有任何爭議的空間,李中易當執政王,薛夫人就是王太妃。等到李中易登基稱了帝,薛夫人更是當仁不讓的皇太后。

        但是,李達和就不同了,總不能直接封為太上王吧?

        自古以來,哪有太上王的先例?喜歡循例的相公們,想破了腦殼,也沒辦法解決李達和的名分問題。

        除了李達和的身份問題,懸而未決之外,執政王也是全新的頭銜,李中易應穿何種服飾,戴什么冠,出行的儀仗規格,所用的印信標準等等,也都被吵鬧了天。

        原本,李中易也沒太在乎這些身外之物,只要大致和他如今的身份相當,也就罷了。

        可問題是,李中易已經拍板定了案的一應待遇,最近遭到了部分官員的詬病。這部分官員沒敢直接攻擊李中易,而是把矛頭對準了內閣,尤其是孔昆。

        幾天之內,幾十份彈章相雪片一樣,接二連三的遞到李中易的案頭。其中為首的,不是旁人,正是尚書左丞林清標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對林清標并不熟悉,他心里覺得奇怪,就命左子光去查林清標的底細。

        沒想到,緹騎司的絕密檔案里面,保存著關于林清標的現成資料。

        林清標,乃是后唐甲寅科進士,歷經數朝的宦海沉浮,最終登上了尚書左丞的寶座。不過,根據檔案的顯示,早在本朝太祖郭威登基之時,就提拔林清標為尚書左丞,這么些年下來,官運頗為不暢,一直原地踏步走,沒有半寸的進步。

        換句話說,林清標既是開國功臣中的既得利益階層,又和符太后及范質離得較遠,更不是李中易掌權后的新朝得寵人士,居然是自成一脈的政治孤鳥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捏著林清標的奏章,反復斟酌了許久,忽然抬頭笑道:“將明啊,有些人還真的是煞費了一番苦心,謀篇布局居然長達十余年之久,實在是令人欽佩吶。”

        左子光冷著臉說:“學生一直記得您的那句名言,走過必定會留下痕跡。這林清標看似官場的一只孤鳥。可是,早年間,卻有人聽說過,林清標和朝中某位重臣之女,有些不佳的瓜葛。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哦,竟有此事?”李中易頓時來了興趣,花邊新聞和八卦故事,哪怕是他李某人,也想聽一聽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回恩師,據傳言,林清標早年間頗有才名,出口成章,七步作詩,不過是小菜一碟爾……那時候的社會風氣,遠比當下要開通得多,不知道的怎么的,就傳出林清標和某位才女之間的私情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摸著下巴,琢磨了一陣,所謂的后唐政權,其實是沙陀族建立的北方政權,和唐朝沒有半毛錢的關系。

        歷史上著名的賣國賊石敬瑭,也是沙陀族人,并非我華夏血脈。

        沙陀族當權的時期,社會上男女之間交往的風氣,普遍比較開放。剛剛考中進士不久的林清標,和當時不過是小官,如今卻是重臣的女兒有了私情,也是社會上可以理解并包容的事情。

        畢竟,就算是大周建立之后,整個社會對于女性的束縛,也并不是特別的嚴苛。直到靖康之難后,宋室被迫南渡,講究存天理滅人欲的程朱理學,才慢慢有了一些市場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嘿嘿,將明啊,我現在倒是很有些期待了,等我登位大典的那天,究竟會鬧出多少有趣的大事來呢?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和左子光這師徒倆,彼此相視一笑,該來的總會來的,畢竟總有人不信邪!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25071507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