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1137章 起波瀾

第1137章 起波瀾


        高臺上的李中易,忽然高高的翹起嘴角,臉上露出令人難以琢磨的微笑。

        銅臭子進城作了帝國的主人,終于有人坐不住,要跳出來和李中易掰一掰手腕了!

        武將們雖然大多沒啥文化,卻都懂得一個道理:誰的拳頭硬,誰就是爺!

        所以,自從韓通二十幾萬大軍,在一個時辰內,被李家軍徹底的擊潰之后,京城里的武將盡管私下里還會吹吹牛,但是已經沒人敢造次了!

        可是,文臣們還心存僥幸,他們不樂意放棄已經到手的各種特權。在文臣們享受的特權之中,最核心的部分,其實科舉的壟斷權。

        士農工商,四民的社會,工和商的子弟,三代以內禁止參加科舉。

        士和農,也就壟斷了作官的權利。工和商,雖然隸屬于下籍,但是商人們和有獨門手藝的工匠老師傅,普遍比富農更加的富裕。

        如果,允許工匠和商人階層都參加科舉,那么,以他們的富裕家底,供養家族子弟讀書作官的機率,遠遠高于一般的中農之家。

        科舉取試,總是有名額的限制,工商階層的子弟多取一名,既得利益集團就少一個作官的,利益的邏輯鏈條異常之清晰。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最得罪士大夫的國策改變,其實就是讓大字不識一個的老農民,居然可以做十品官!

        萬般皆下品,惟有讀書高!

        堂堂士林文杰,豈能和泥腿子們一起同朝為官,那豈不是大大的有辱斯文了么?

        反對李中易的文臣,其實分了幾派,一派就是周懷安這種書呆子,一派是士族門閥,還有一派則是今天這幕鬧劇的主角。

        鬧出今天這場戲的主角,他們是想利用周懷安,把京城里的水攪混,讓后勤供應出大問題,就可以拖住李中易的后腿。

        這些人暗中聯絡了李重進、李筠、西蜀、北漢、南唐和契丹人,唆使他們聯合進攻李中易,顯然是不把李中易這個銅臭子拉下馬,誓不罷休!

        今天,既是李中易的登位大典,又是徹底攤牌的時候,好戲正式開場!

        “魏相公,既然他有話說,你就讓他把話說完嘛。”李中易輕咳一聲,略微提高了一些聲調,“孤一向主張言者無罪,不管他說多難聽的話,也必不至于加罪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中易是超級現實主義政客,輕重向來分得很清楚。只要是當著他的面的公開批評,哪怕是唾沫橫飛的開罵,他都可以一笑置之。

        上下五千年的歷史長河之中,只要是敢當眾開罵掌權者的,99。99999%是忠臣。其中的政治邏輯其實很簡單,真有齷齪想法的人,只會想方設法的討好李中易,或是保持沉默的隱忍。

        例如,歷史上發動了高平陵政變,奪取了曹家江山的司馬懿就是一直裝傻充楞,騙盡了天下人。

        陰謀家們的馬屁話,一定會如同潮水一般,欲圖把李中易徹底淹沒在阿諛奉承的海洋之中,并使他徹底的迷失方向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懷安悶哼了一聲,根本不理會李中易釋放出來的善意,他扯起喉嚨,厲聲質問李中易:“自我華夏立國以來,一直是與士大夫共天下,豈有與販夫走卒,只擅奇淫技之徒共天下之理?”

        居然連大王都不叫了,周懷安可真是狂得沒了邊,令眾人紛紛側目而視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氣得鼻子都歪了,這個周懷安真是塊朽木,不僅不可雕也,甚至已經傻到了根上。

        李瓊原本不打算出聲反駁,可是,周懷安實在是說得太不像話了,他身為內閣次相,有義務堅決予以駁斥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學士,你書讀得多,可知君臣父子之綱常?莫非你的書,都讀到了狗肚子里去了么?”李瓊雖然識字,卻和李中易一樣的不擅文辭,他的前半段駁斥得很給力,占住了大義名分。

        然而,李瓊身上固有的兵痞習氣太過濃厚,出口就惡語傷人,立即犯了眾怒。

        “李老相公,下官聽說您即將榮升為國朝第一大外戚?須知,外戚干政,乃是國朝第一大害,我若是相公您,必先辭了次相之位,方為公忠體國。”

        眾人仔細一看,好家伙,學士院有名的大才子,侍講學士孟達章,居然也挺身而出。

        和周懷安的直接攻擊國策不同,孟達章卻把矛頭直接對準了王妃的親爹,當朝的次相李瓊。

        他這是要干嘛?在場的文武百官們,全都傻了眼,不管是暗中參與的,還是至今一無所知的,大家都在靜觀李中易的反應。

        按照常理而言,在今天這種大吉大利的日子鬧出這么大的事情,當事人被殺已經是輕的了,抄家滅族指日可待!

        大家都等著看李中易雷霆震怒的兇相,然而,讓他們失望的是,李中易不僅沒有發怒,反而摸著下巴,仿佛看熱鬧的局外人一般,一副古井無波的老神在在模樣。

        周懷安見李中易沒有任何的反應,他不由大感失望,一時悲從心中來,竟然當眾嚎啕大哭起來。

        “周懷安,這么大喜的日子,你竟敢當眾大哭,這……這實在是大大的大不敬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姓周的,你莫非是豬肉吃多了,被豬油蒙了么?”

        “周懷安,你想死回家去死,跑這里來嚎喪,簡直是滅族都不足以原宥汝之滔天大罪……”

        “李中易,你就是這么優遇士大夫的么?”就在眾人目瞪口呆之際,突然有人跳了出來,對李中易破口大罵,“他們都有家有口,我一人吃飽全家都飽,不過是個掉腦袋罷了,何足道哉?我今天非要把憋在心里的話,全都說出來,否則死不瞑目!”

        李瓊雖然年老,眼卻不花,他定神一看,頓時氣結,跳出來的此人,居然是比周懷安那個書呆子,還要呆幾倍的禮部主事張振昌。

        張振昌此人,有個大名鼎鼎的綽號,毒舌,他仗著無妻無妾無兒無女,向來都是口無遮攔,誰都敢罵。

        偏偏此人以清廉自持,從來不伸手撈黑錢,被他得罪的大人物竟然都拿不著他的把柄,只能卡死了他的仕途,讓他待在禮部主事的低位上,長達二十年之久。

        魏仁浦已是老江湖了,他一看眼前這副架式,就知道大事不妙,搞不好就要見血出人命了!

        ps:至少還有一更,求賞一張月票,多謝了!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25211634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