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逍遙侯 > 第1228章 交火

第1228章 交火


  李家軍的陣前,十余門12磅炮在炮營官兵的推動下,緩緩靠近大名府城墻前的壕溝,并在距離三里的地方,停了下來。

  大名府內,有射程可達兩里的牛弩,所謂一寸長一寸強,李中易也不敢掉以輕心。

  萬一,牛弩射入了密集的步軍方陣之中,即使損失不大,也會對士氣造成很大的影響。

  想當初,澶淵之盟前,契丹軍的統帥蕭達凜,就是被宋軍的牛弩,無意中給射死的。

  和6磅炮不同,12磅炮提升仰角之后的最大射程可達五里開外,有效射程大約三里左右,恰好遠出牛弩的威脅之外。

  城頭上的魏王符彥卿扯起嗓門,大聲道:“為何無故犯我大名府?”

  這是場面話,魏王符彥卿明知道沒有任何意義,依然要先禮后兵。

  投降?魏王符彥卿從來沒有想過這件事,他戎馬一生,盡管心里有些擔憂,卻依然篤定,李中易若想拿下大名府,必須拿無數將士的生命來填。

  在這個年代,哪怕是名將,對于攻城戰也必定是非常的頭疼,李中易又不是神仙,魏王符彥卿何怕之有?

  再說了,大名府里有好幾萬精銳的符家軍,一萬架神臂弩,還有幾十架牛弩,可謂是軍器充裕,糧餉齊備。

  魏王符彥卿的心里有數,如果是野外浪戰,他很可能不如馬多的李家軍,然而守城應該是綽綽有余。

  在魏王符彥卿看來,李中易實在事態過于托大了,進攻大名府居然只帶來了幾萬兵馬,這不是瞧不起人嘛?

  李中易卻沒有魏王符彥卿那么多的心思,他心里非常有數,只要12磅炮擺到了既定的位置,轟開大名府的城墻,不過是早晚間的事兒罷了。

  和魏王符彥卿不同,李中易擔憂的是,破城之后的亂軍之中,萬一魏王符彥卿有個閃失,倒有些麻煩事兒會接踵而來。

  所以,臨戰前,李中易下達了嚴令,活擒魏王符彥卿和首登之功,同為首功!

  在這個時代,最先登城者,向來都是首功。李中易將活擒符彥卿之功,與首登之功并列,顯然是非常看重其中的巨大政治內涵。

  魏王符彥卿那可是當今皇太后的生父,小皇帝的親外公,又是北地最大的藩鎮軍閥。

  基于此,只要奪取了符家的根基,并生擒了魏王符彥卿,符太后就算是再強硬,也不得不低頭了。

  說白了,符家軍的存在,其實是符太后和小皇帝復辟的最后一根稻草。

  如今,李中易采取一箭三雕的厲害手段,既幫著奚王勞骨寧暫時的減輕了軍事壓力,又調動了耶律休哥的兵馬集中于幽州,還順帶摟草打兔子,兵臨于大名府的城下。

  符彥卿望著一步步靠近壕溝的12磅青銅火炮,他的心情格外的復雜,符昭信此前的所有書信之中,都要提及12磅炮和6磅炮這種紙面上的大殺器。

  客觀的說,符彥卿從沒有見識過青銅火炮的威力,但是,神臂弩的巨大威力,簡直令人發指!

  由此可見,傳說中比神臂弩的射程更遠,威力更大何止十倍的12磅青銅火炮,又是何樣的存在呢?

  李家軍方陣的正中央,李中易一如既往的立于指揮車上,單筒望遠鏡里,魏王符彥卿頦下的白須,可謂是纖毫必現。

  魏王符彥卿比上次進京之時,看上去明顯老了許多,已是須發皆白的垂垂老者。

  也難怪符彥卿心事重重,天下被李中易得了去,符太后、小皇帝和符家的命運都是未知數,他豈能不焦慮?

  看見魏王符彥卿聲嘶力竭的喊話,李中易撇了撇嘴唇,都兵臨城下了,那就真刀真槍的干吧,繼續打嘴炮沒有半分卵用。

  炮營指揮使李永堂緊鑼密鼓的安排好了12磅炮的發射陣地,并校正了發射的角度之后,轉過身子,舉起手里的小紅旗,向中軍方向示意:準備就緒,隨時隨地可以發射!

  如今的李家軍,自從得了開封城之后,單筒望遠鏡的配置級別已經又最低副指揮級,降低為都頭級的軍官,人手一架單筒望遠鏡。

  怎么說呢,物資和人力極大豐富的開封城,給李家軍提供了充裕的軍備條件,通俗的說,鳥槍已經換炮。

  尤其是,開封城中用于鑄錢的銅料,簡直是堆積如山,白白便宜了喜愛造炮的李中易。

  在這個時代,由于國家尚處于分裂的時期,無論是北漢、契丹、南唐還是西蜀,各國都有管造的錢幣。

  幣值的不等,給各國商人的交易活動,帶來了不小的麻煩。

  比如說,大周通行的錢幣是五銖的小錢,北漢竟然流行的是刀幣。更奇葩的是,西蜀國中,廣為發行的居然不是銅錢,而是沉重無比,幣值又極低的鐵錢。

  李中易上臺之后,利用先進的印刷術,開始大力推廣紙鈔,而最大限度的減少了鑄造銅錢的力度。

  歷史上的大天朝,錢法的弊端始終伴隨著王朝的更替,這其中的核心是:天朝并不是銅或銀的主產區。

  原料的不足,帶來的錢法惡果是:朝廷發行的銅錢,往往被不肖的奸商,拿去熔化了,改造成銅器。

  說白了,朝廷鑄錢越多,也就虧得越厲害,如此周而復始,錢法終于大壞。

  錢法一旦崩壞,老百姓手里的硬通貨,諸如糧食、絹帛等物,也跟著貶值。

  時間一長,屁民們都活不下去了,揭桿而起,勢所必然!

  所以,李中易上臺之后,以李家軍的強悍軍力以及大周極大豐富的物產做擔保,大力發行紙鈔。

  基于防偽的考慮,如今的紙鈔已經發行到了第三代,讓造假鈔的人,永遠跟不上造幣技術發展的速度。

  “傳我的軍令,命令李永堂別搭理符彥卿說什么,徑直開炮轟垮城墻也就是了!”李中易和符彥卿并無任何拿得上臺面的交情,在國無二主的選擇題中,要么符彥卿被滅,要么李中易戰敗身死,沒有第二條可走。

  炮營指揮使李永堂接到了發射的命令之后,不由興奮的朝手心里吐了口唾沫,嘟囔道:“符太后對我家主上不仁,那也就別怪老子對符老兒不客氣了,來人,傳我的將令,點燃信香,一刻鐘倒計時發射準備,分單雙數,梯次開炮。”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2/2073/459749242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