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自古長安西風雨 > 第23章 水落石出萬山紅(求收藏求推薦票)

第23章 水落石出萬山紅(求收藏求推薦票)


  “什么草原之寶?就是小凡剛說的紅玉嗎?”昭君似乎明白了。

  “對,已經去搜了,一會兒就見分曉。”耿小凡自信滿滿,又看了一眼在地上瑟瑟發抖的申和。

  不一會兒,出去搜查的士兵回來了,“報告單于,申和營帳沒有發現異常。”

  “什么?”耿小凡大吃一驚,怎么會這樣?

  “你,到底把寶石藏哪兒了?”耿小凡大步上前,一把又揪起申和。

  “我說了,我是被冤枉的。”申和似乎長出了一口氣,口氣變得硬朗起來。

  “押著他,跟我來!”耿小凡才不相信搜不出什么,一定是這兩個匈奴兵太“笨”。

  “你放開我,你不能冤枉我,你搜不出來,又當如何?”申和掙扎著,反倒開始“將”耿小凡的軍了。

  “搜不出來,我任由你處置!”耿小凡咬著牙,狠狠地說。

  嘿嘿!跟我玩這一套,就算你藏得深,我搜不出來,看你敢怎么處置我!

  申和無話可說了,被耿小凡踉踉蹌蹌地拉著,出了營帳,柳菲兒趕快跟上。小凡哥哥根本沒見過那塊寶石,自己得去幫幫忙。

  來到申和的營帳,耿小凡也皺起了眉頭,申和帳中陳設不多,最多的是一堆竹簡,都用錦帛包裹著。可以說,不用翻,一眼就把所有都看完了。

  寶石會被藏哪兒呢?

  耿小凡上前翻翻竹簡,沒有異常。

  翻翻申和的被褥,也沒有什么異常。

  大帳角落里有一口木箱,應該是裝竹簡的,耿小凡走了過去。

  里面的竹簡袋顯然已經被剛才的士兵翻找過,有些凌亂。

  耿小凡又翻了一遍,還是沒有發現異常。不過有幾個錦袋好像沾染了墨跡。

  耿小凡看了看,正要放下,突然聞到一股淡淡的魚腥!

  魚腥,墨跡!耿小凡有些明白了,開始仔細檢查營帳的四角。

  營帳四角都被胳膊粗細的木楔緊緊釘在地上,帳邊用大小不等的石塊壓著。耿小凡仔細看著,很快發現一塊黑乎乎的石頭!

  “菲兒,你看那塊黑石跟你爹的寶石是不是很像?”耿小凡笑了,瞥了一眼申和,發現他眼神散亂,明顯有些膽怯。

  “嗯,大小差不多,形狀也像。”柳菲兒走上前去仔細看了看。

  “你倆,去把那塊石頭給我抱上。”耿小凡已經看出端倪,看樣子,那塊石頭不輕。他可不想把自己的“錦袍”弄臟。

  兩名匈奴士兵不明就里,不過還是上前,抱起了石頭。

  “走吧,回去見單于!”耿小凡有些得意,親手揪著申和,往回走,他已經明顯感覺這家伙在瑟瑟發抖,他信心更堅定了。

  “說說吧,這塊石頭哪來的?”回到單于大帳,耿小凡拎起帳角的木水桶,開始“洗手”。

  “這,這就是我撿來壓帳的石頭。”申和還在狡辯。

  耿小凡不再多說,把水桶拎到他面前,當著他的面讓士兵把那塊石頭放進水中。

  “怎么這么黑!”抱石頭的士兵已經發現自己的衣服和手已經被石頭染成了黑色。

  “這就要問我們聰明的申和大人了!”耿小凡嘿嘿一笑,親自動手,在水桶里清洗石頭,不一會兒,拎了出來。

  “我當什么紅玉,就是雞血石嘛!”耿小凡終于見到了大家說了幾天的萬山紅,就是一塊“巨型”雞血石。不過色澤鮮艷,質地細膩。應該還不錯。

  “雞血石?”大家都愣住了。

  “啊,紅玉,紅玉!我看它顏色像雞血,我瞎說的,我瞎說的。”耿小凡趕快改口。

  “這的確是柳堡主的萬山紅。”呼韓耶看了看耿小凡手里的寶石。

  “嗯,是萬山紅。”柳菲兒也認出來了。

  “姐姐,你喜歡嗎?”耿小凡抱著寶石讓昭君看。

  “我倒覺得你說的雞血石更適合它。”昭君仔細看了看石頭,“我對這些珠寶玉器不感興趣,也不想奪柳堡主所愛。小凡,你帶回去還給柳堡主吧!”

  昭君淡淡地說著。

  “單于,你喜歡嗎?你喜歡的話,就送給你。”耿小凡對這塊雞血石也不感興趣。

  “呵呵!男人要這些石頭有什么用,還不是送給自己心愛的女人。既然閼氏不喜歡,我要它何用?你還是帶回去吧!”呼韓耶也不在意這塊寶石。

  “菲兒,寶石找到了,我也能向堡主交差了。”耿小凡抱著石頭又給柳菲兒。

  “就為了這塊石頭,你就狠心地殺人?”柳菲兒狠狠踹了一腳倒在地上的申和。

  “單于,單于,我偷這塊寶石就是為了獻給您的閼氏,我對您一片忠心啊!”申和還在做最后的掙扎。

  呼韓耶有些猶豫了,這個申和在自己身邊沒少給自己出主意想點子,可以說是個不可多得的人才。他偷寶石也在自己意料之中,因為,他早就發現申和是個貪財之人!

  耿小凡也從呼韓耶的表情中看出了這個申和對他的重要性。

  “單于給過你機會了,你自己不珍惜!我再給你一次機會,你老實交代,我替你求情,饒你狗命!”耿小凡真的不想放過這個大漢民族的“敗類”。

  “為什么要殺東子?”耿小凡必須把“案件”的疑點都弄明白。

  “他,他想獨吞寶石,我不得已才殺了他。”申和哆哆嗦嗦地說。

  “你怎么殺的他?”

  “我藏在他住的客棧房間,他一進屋,我直接從背后給他一刀。”

  “然后呢?”

  “然后,我就抱起他偷的寶石趕快跑了。”

  “然后去了哪兒?”

  “然后,然后,我找了一個商隊,讓他們幫我把寶石帶出堡。在五里鋪我們遇上了,我騙他說要把寶石進獻給閼氏,從他手里騙了回來。”

  “你殺人的刀呢?”耿小凡已經從申和的供述里聽出了漏洞,他在做最后的確認。

  “在,在這里。”申和抖著手從懷里摸出一把匕首,一不小心,匕首連同一塊玉牌一起掉了出來。

  耿小凡也不在意,撿起匕首和玉牌,仔細觀察。

  匕首打造非常鋒利。耿小凡確定這不是兇器!因為跟東子的傷口完全不合。而且,申和說是背后一刀,但東子是被抹頸而亡。

  顯然,申和不是殺害東子的直接兇手。他在撒謊!

  可他為什么甘愿背“殺人”的黑鍋呢?他想隱瞞什么?

  耿小凡不由得開始看那塊玉牌。

  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79/79076/478231719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