全本小說網 > 自古長安西風雨 > 第10章 動惻隱昭君認弟(求收藏求推薦票)

第10章 動惻隱昭君認弟(求收藏求推薦票)


  “怕是還有氣,你去看看。”盛裝美女看到耿小凡胸口還有起伏。

  “真的還活著!就是不知道傷得怎樣?”如月上前查看了情況。

  “如月,讓他們把營寨扎在樹下。”盛裝美人也仔細看了一下昏迷不醒的耿小凡,眉頭一皺,吩咐了一句。

  眾人搭建營帳時,盛裝美人一直站在樹下,一言不發。見眾人完工,揮手遣散。

  “如月,幫我把他扶進去。”見眾人散去,美人收起長長的裙裾。

  “娘娘,這......”如月有些猶豫。

  “你不幫忙,我自己來。”美人真的彎腰去扶耿小凡了。

  “我來,我來。”如月沒辦法了,趕快過來,幫著一起把耿小凡連拖帶拉弄進營帳。

  美人很細心地將耿小凡放好,親自給他喂水,擦拭傷口。

  “娘娘,您認識他?”如月見美人這么貼心照顧,有些疑惑。

  “不認識,可他跟我弟弟長得太像了。他是大漢子民,一定要救。”美人輕聲解釋。

  “菲兒!”耿小凡喝了些水,仿佛恢復了意識,悠悠醒來。

  “大膽,不要亂叫,驚了娘娘可是死罪!”如月見耿小凡醒來,趕快上前。

  “娘娘?這,這是哪里?”耿小凡一臉的迷茫。

  “這就是你暈倒的地方,你感覺如何?”美人輕聲回答。

  “是你救了我?”耿小凡也想起來了,自己是倒在雁門關前。

  “你我也許命里有緣,這也是舉手之勞,公子不必掛懷。”美人平淡回答。

  “敢問娘娘芳名,耿小凡結草銜環定當報恩。”

  “噗嗤”,美人被他逗樂了,“結草銜環,這個詞真好。”

  “報恩就不必了。公子若是傷勢不重,休息一下,早點兒離開吧。”

  耿小凡感覺除了渾身疼痛,好像也無大礙,他坐起身,開始觀察帳內情況。

  “你,你是大漢使節?”耿小凡看到了供在大帳正中的符節。

  “漢使!你,你是昭君,王嬙!”耿小凡大吃一驚,這個時候的大漢使節出現在雁門關,還有這么漂亮的“娘娘”,除了昭君還能有誰?

  “大膽,娘娘的名諱你也敢叫。”如月又在一邊大吼。

  “公子認識我?”盛妝美人心頭一動,自己外嫁出塞雖然已經昭告天下,但王嬙這個名字不應該有多少人知道。

  “太認識了!”耿小凡沒想到能親眼見到古代四大美女之一的王昭君,有些忘乎所以了。

  “昭君出塞,自此漢匈四十年無戰事!您......”耿小凡看到王昭君詫異的目光,突然意識到自己說漏嘴了!

  “昭君出塞!世人都是這么說的嗎?還有,你怎么知道漢匈四十年無戰事?”

  “是啊,世人都是這么說的。您下嫁呼韓耶,難道漢匈還要打仗嗎?”耿小凡絞盡腦汁打馬虎眼。

  “呵呵,”昭君微微一笑,吩咐丫環,“如月,去安排晚膳吧。”

  “這,是!”如月雖然猶豫,還是遵命出去了。

  “現在只有你我二人了,你可以說實話了吧!”王昭君盯著耿小凡。

  “這......”耿小凡開始撓頭,怎么說?告訴她,自己來自兩千年后,對她的事情了如指掌?

  “娘娘,您先告訴我,您為什么救我。”耿小凡總算有辦法了,不知道該怎么回答,就反客為主,再胡編亂造唄。

  “因為你和我那過世的弟弟長得太像。”王昭君絲毫不隱瞞。也不知道為什么,她見到耿小凡,就感覺特別親切。

  “啊!您弟弟。”耿小凡有些吃驚,他沒想到傳說中的王昭君能“親手”救了自己,更想不到她如此坦誠地說出救自己的原因,而且,這個原因是那么的出人意表!

  “我當你是弟弟,你愿意說實話嗎?”王昭君滿眼真誠。

  弟弟!自己穿越時24歲,這個王昭君頂多20歲,她卻要認自己作弟弟!

  可能是自己保養的好,顯得“面嫩”吧。不過話說回來,王昭君實際要比自己大兩千歲!別說給她當弟弟了,當什么都不為過!

  史書記載,昭君的結局并不好。這么好看的“姐姐”,能幫她一把才好!

  耿小凡頭腦一熱,決定把自己知道的,都告訴這個美麗的“姐姐”。

  “姐姐,我說我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,通曉上下五千年,您相信嗎?”

  “哈哈!”王昭君真的被逗樂了。“你口氣可真不小。五經博士也最多敢說上知五百年,你敢說上下五千年!”

  “你既然通曉上下五千年,你不知道自己差點死在這雁門關前?”

  王昭君的質問讓耿小凡無話可說了。

  通曉上下五千年倒也不算是夸張,可他只能知道那些大事,他怎么可能知道這些具體細節。而且,自己還是穿越而來,會不會在歷史里都不好說!

  “這個,我真的知道很多。我知道,我怎么說你也不會信,但我真的來自兩千年后。”耿小凡無法自圓其說了,只好說實話。

  “你可真有意思,先吃飯吧,吃飽了繼續編。”見如月端著“晚膳”進來,王昭君暫停了話題。

  “姐姐,您真有個弟弟?”吃著“晚膳”,耿小凡還是忍不住問。

  “你不是什么都知道嗎?”王昭君繼續調侃。

  “我知道的都是史書記載的,兩千年了,哪能記得那么詳細?”耿小凡辯解。

  昭君見他一本正經,皺起了眉頭,“那你都知道什么?”

  “我知道您是南郡秭歸人,入宮后,不愿賄賂畫師,被故意畫丑,得不到皇帝寵幸,只能獨守深宮。這次,您是自告奮勇外嫁匈奴。皇帝賜婚時,才第一次見您,他這會兒腸子都悔青了吧!還有,那個畫師叫毛延壽,他已經被砍了腦袋吧。”

  耿小凡回想著自己知道的,一股腦說了出來,直聽得昭君緊皺眉頭。

  “你,你這都是從哪聽來的?”

  “我說的不對嗎?”耿小凡看出了昭君的意外。

  “不是你說的那樣。”昭君正色,“皇帝后宮佳麗三千,根本不會在意我,他沒什么可后悔的。至于毛畫師,按價畫像,也無可厚非,我不愿出價,他也并沒丑化我。至于他掉腦袋,更不是因為我,他應該是畫壞了皇太后的像......”

  這下輪到耿小凡懵了!自己學的什么破歷史!難道都是野史?

  “宮門一入深似海,我一入宮就后悔了。我不愿跟她們爭寵,倒也過了幾年平靜日子。可那種滋味,你不會懂......”昭君說著,起身取出琵琶。

  耿小凡忍不住激動起來,竟然能聽到王昭君的塞外曲!不對,這會兒還在塞內。

  


  (http://www.weehuy.live/xiaoshuo/79/79076/479233827.html)


 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:www.weehuy.live。全本小說網手機版閱讀網址:m.xxqb5200.com
牛彩湖北快3走势图200期